《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 - 第4章 帝王權術

與此同時,在關寧離開後,御書房的另側有着個和尚走了出來。

他年有四旬,濃眉大眼,手捧佛珠,膚色略白,只是他所穿的袈裟是黑色的,而且那種氣質,也不是傳統僧人,倒是多了些世俗之氣。

剛才的話你都聽到了吧,你有什麼看法。

隆景帝身未迴轉,平靜問道。

這和尚並未對隆景帝行禮,表現如常。

他開口道:您有沒有注意到,您未提及他在路上遭遇刺殺的事情,他也同樣未提及。

他是在等朕說?

隆景帝低沉道:他在試探朕?

這就不好說了。

和尚繼續道:微臣建議,既然已經壓了,就壓到底吧,這廢物世子怎麼能支撐起來鎮北王府,而且這也是個機會。

壓到底吧。

隆景帝低沉道:鎮北王府代代傳承,代代英才,唯獨出了這麼個廢物世子,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也是對其他藩王做出威懾!

朕已經把宣寧賜給了他,怎麼說也是個駙馬,有這個身份可保富貴,也算承鎮北王府代代忠烈的情。

只是永寧公主怕是會多心,畢竟已經定立了婚約,又退了

多什麼心?皇室公主從出生起就是政治工具,以前她是聯姻鎮北王府的工具,現在是打壓的工具。

隆景帝又接着道:那鄧丘之子當眾咒關重山死,該責罰,但鄧丘兢兢業業,提升為兵部左侍郎吧。

大康王朝,以左為尊。

聖上英明。

和尚立即開口,內心感慨,這位的帝王心術可是用到了極致。

鄧明遠冒犯鎮北王而被懲處,是給外人看的,顯示皇恩浩蕩,也表明態度,鎮北王沒有死!

而提拔鄧丘則是獎賞,是暗示做的好,繼續做下去

關重山有消息了嗎?

隆景帝又接着道: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不然朕不放心。

已經派人過去了。

和尚又接着道:還有件喜訊,要稟報您。

天樓已經被剿滅,其相關習武之道也皆被帶回。

天,謂與天合而為,當真是好大的口氣。

隆景帝開口道:傳聞天樓有諸多習武秘籍,最頂級的是天決,可曾尋到?

已經拿回來了。

和尚開口道:在我這裡,正準備呈送陛下。

他說著便摸向袖口,卻發現空空如也。

咦?

他又繼續摸尋,卻根本沒有。

玄心,怎麼回事?

隆景帝問道。

我來這時還隨身攜帶,此刻不知為何尋不到了。

玄心和尚呢喃着。

莫非是丟了?不可能啊。

嗯?

隆景帝面色不悅,緊盯着玄心。

玄心的光頭上已經滲出了冷汗,他明明是帶在身上的,怎麼就找不到。

陛下可是會懷疑他私藏的。

您稍等片刻,也許是我忘記拿了。

快去。

是。

玄心趕忙離開。

而此刻,關寧已經回到了府上。

京城也有座府邸,是鎮北王府,佔地面積極大,奢華恢宏。

只不過要常年坐鎮北方,這裡空置,只留有少量人看守,本來鎮北王府的重心就不在此,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產業。

按照朝廷律令,外封藩王不得隨意進京,也不得置辦家產,其實暗指不得發展勢力,避免在京城坐大。

或許是這樣,讓那位聖上更不放心

世子回來了。

在門口有老僕迎着。

吳管家。

關寧認得這老僕,這座宅院平時就是由他看守。

這府上有多少人?

不多,算上侍女護衛也就三十來個。

吳管家答道:像王爺這種實權藩王本就遭人妒忌,平時這宅子也少有人居,王爺便懶得操持

對了,已經有不少人來找老奴,想要買我們的宅子,老奴不敢做主。

這宅子也敢買?

關寧皺起了眉頭。

他知道這座宅院可是御賜的。

以前沒人敢,現在有人敢。

吳管家開口道:世子啊,王爺出事,現在鎮北王府可就靠您了,你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樣

他終究是沒說下去。

靠我?

關寧搖了搖頭,走步看步吧。

給我安排先沐浴,這路可太累了。

已經安排好了,您可沐浴更衣。

吳管家引領着關寧進去。

對這王府他是有記憶的,其豪奢程度即使在上京城也是數數二。

本來他是能做個頂級官二代,結果這麼苦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