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 - 第25章 許諾

李炳住的是獨立小院,面積不大,看起來還有種簡樸之感,但乾淨整潔。

他也是從五品官員,這住所算是寒酸了,不過這可是寸土寸金的內城,也算不錯。

李炳沒有說話,還憋着悶氣。

胡氏把關寧,靳月二人帶到個屋中,坐定之後,又給泡了熱茶。

趕緊喝點,解酒。

胡氏催促着李炳。

這媳婦可真賢惠。

家中簡陋,自然不能跟王府相比,還望世子海涵。

沒有,沒有。

關寧這種態度,讓胡氏很意外,這位世子也不像是外界傳的那樣紈絝不堪,這不挺和氣的么?

跟世子好好談,你自己說話不注意,怪不得人家。

胡氏交代了幾句,便出去了,還把門帶上。

顯然知道關寧在這個時候來,必然是有要緊事情。

不知關世子有什麼事情?

李炳知道也躲不過了,便冷冷問道。

其實我來找李大人,是有事情需要李大人幫忙。

關寧也沒有拐彎抹角。

找我幫忙?這可新鮮啊!

隨即李炳搖頭道:托您的福,我現在已經被貶成了庫管,恐怕幫不到您。

這明顯帶有暗諷的話,關寧如何能聽不懂。

其實這樣也好。

你說什麼?

李炳又是怨氣重重。

這話可就過分了。

兵部現今烏煙瘴氣,你早脫離也是幸事。

李炳嗤之以鼻。

你不過是個紈絝世子,有什麼資格說這話?

兵部如何,也不是你能決定的。

他知道為什麼。

兵部是雪黨在把持,雪黨就是削黨,尤其近日,上京城更是滿城風雨

你雖然被貶職,但品級仍在,想不想換個地方?

關寧開口道:吏部考功司員外郎於化文被查出有瀆職受賄之嫌,這個位置暫缺,你想不想去?

嗯?..

聽到此,李炳的酒意又是散了幾分,幾近清醒。

這件事他也聽說了,而且就是這兩天的事,在朝廷各部各衙中也傳的沸沸揚揚。

隨即他便不屑道:關世子說笑了,這是你說想去就去的地方嗎?

吏部,可是朝廷六部之首,掌管全國官吏的任免、考核、升降、調動等事務,下轄文選,驗封,稽勛,考功四個清吏司。

長官為吏部尚書,加封大學士,屬於內閣朝臣。

可是非同般。

同樣是從五品員外郎,在不同司衙也有很大的區別。

如關寧所說的考功司,所負責議敘,辦理京察,大計等,相當於業績考核,是真正的職權部門。

好,只要你答應幫我的忙,我就把你安排到考功司!

關寧看出李炳心有意動。

你是認真的?

見關寧神色如此,李炳充滿狐疑。

當然。

關寧開口道: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其實就像你內人所說的,當日是你口誤在先,我也不過是順水推舟。

外界都在傳我們二人是好搭檔。

好搭檔?

李炳再次無語,這話你也說的出來。

不過他還是不相信,考功司這樣的司衙不知有多少人擠破頭想要進去,可不是那麼容易。

關寧心知李炳的想法,開口道:我們鎮北王府雖說落魄,但總是有些人脈不是?

你可不要忘了,朝廷不止有雪黨,還有梅黨!

李炳微微怔。

就憑這句話,他就知道這位世子,絕不像表面看得那樣紈絝

梅黨是朝廷內部朝臣的個派系,他們反對雪黨的激進跋扈,相對保守理性,與之對抗。兩方格格不入。

因這部分官員大多喜梅,便被稱之為梅黨。

在那日早朝爭辯中,有不少梅黨官員為鎮北王府說話。

李炳心知關寧說的沒錯。

就算鎮北王府落魄,但這麼長時間下來,依舊有些人脈。

這個時候,李炳已經相信了幾分。

你到底是要我幫什麼忙?

李炳認真問道。

能讓這位世子付出這麼大代價,必然是很重要的事情。

這個忙倒是個小忙,關鍵在於保密。

關寧如實說道。

他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