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 - 第24章 關世子送禮,沒安好心

你知道?

關寧有些詫異。

應該是上京城的人都知道,這幾天這位李炳的事迹傳的很多。

關寧頗為無奈,這真是為他找李炳增加了難度。

你去找他做什麼?

靳月道:是覺得坑的人家不夠慘?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關寧沒有詳說,依據吳管家提供的地址找了過去。

李炳所住的位置是在皇城城西。

上京城分為內城和外城,內城也稱為皇城,非達官貴人,不得定居,並且進入內城,也有很高的條件要求,審查嚴格。

李炳是武庫清吏司員外郎,從五品官員。

在上京城這個到處都是達官貴人之地,從五品官員真的不起眼,遍地都是。

但因為職責特殊,李炳也有資格有條件住在皇城內,雖然也僅是在城西。

這是他直吹噓的資本。

武庫清吏司,在兵部四司中算是重要司衙,而且他還是個副官員外郎。

李炳還年輕,他才三十二歲,在官場中,年輕就是資本。

而武庫清吏司郎中,也就是他的上官,年紀大了,身體不支,快要告老退下。

這就是他上位的機會。

跟他同級的員外郎也是比較有實力的競爭對手。

他準備趁着左侍郎鄧丘升遷,前去祝賀搭上點關係。

只要鄧大人開口為他說話,那他升遷必然是穩了。

武庫清吏司郎中,雖然只是正五品,但性質不同,這可是單獨掌握個司衙。

而且他還年輕,未來無限。

李炳想的很好,但去鄧府赴宴,成了他生中最大的敗筆。

掉入文字陷阱,陷入諧音梗中,無法自拔。

先是罵了鄧大人這個左侍郎,後又因為句上豎是狗,而罵了兵部尚書徐大人。

他知道,他的政治生命由此終結。

那日渾渾噩噩,都不知道是怎麼離開鄧府

抱着僥倖心理,第二天去上職,周邊全是異樣的眼神,上官郎中把他叫了過去,低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然後他就被打發成了武庫司中,也就是說,他成了看庫房的了。

人生大起大落,不過如此。

這幾天他受盡了白眼嘲笑,其中冷暖,只有自己清楚,每日醉飲,混混度日

都是那個關世子,要不是他,我能淪落到如此地步?

他對關寧的恨意,那是相當的重。

今天又是如往常樣,喝完酒回來了,他手中還拿着個酒瓶,邊走邊嘟囔的罵著。

快到家門口了。

李炳看到自家門前有兩個人,其中人就是那位關世子。

喝酒喝多了,怎麼眼睛也花了。

還是怨念太重,就起了癔症。

李炳沒有在意。

還罵罵咧咧。

你這個紈絝世子,你坑我幹什麼?我又沒得罪你!

世子,看來您來找他是錯誤的,這走路也不忘記罵您。

靳月在旁笑着道。

關寧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大的怨氣啊!

吸收了這怨氣,又能讓自己的實力有所提升。

不過今天他可不是來吸收怨氣的,是來找他幫忙的。

思緒閃過。

關寧開口喊道:李炳!

這故意聲音大了些,把李炳驚了下。

誰喊我?

咦?關世子?

李炳揉了揉眼睛,他以為自己喝多眼花了,再次確認,果然是關世子!

他來自己家門口了?

是要幹什麼?

李炳的酒意瞬間退了些,雙目通紅。

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氣的了!

你都欺負到了家門口了,你太過分了吧。

雖然你是世子,但我現在也啥都沒了,啥都不怕。

在他看來,關寧過來肯定是來故意欺辱他的。

他知道這位世子也不好過,甚至比他還慘,他只是丟了官,這位可是要丟了身份地位,還有王府繼承人

李炳抱着酒罈怒氣沖沖。

哎,不要衝動。

感受到龐大怨氣的同時,關寧哭笑不得的開口。

顯然,他是誤會了。

幹什麼?你來我家幹什麼?還覺得坑害我不夠多麼?

李炳上來就質問。

李大人,別衝動,我今天來可不是找事的,是來說和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