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 - 第16章 世子,您不怕被打死嗎

放在桌上的木盒打開,旁人都伸長脖子看了過去,只見兩個精緻的小鐘擺放其內。

這是寒山寺佛堂前的佛鐘!

鄭閑率先開口。

此鍾每日受佛音蘊佛氣,珍貴非常,家父曾為寒山寺捐助兩黃金才求的枚,這可是兩枚!

是寒山寺的佛鐘,其上還有銘刻。

又有人附和,還驚嘆連連,這真算大手筆了。

當今聖上輕道重佛,更是親去過寒山寺,私下人稱寒山寺為國寺。

這也無限拔高寒山寺地位,使其受人追捧。

鄭閑又欲說什麼,突然止住。

送鍾?

送終?

他猛然反應過來,這又是諧音!

今天這諧音可真是太多了。

他轉頭看他人,皆是沉默無言,人們都目光複雜的看着關寧。

原本熱烈的場面,立即變得沉寂無比!

顯然都不是傻子,都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何為送終?

是指辦理喪事。

這暗喻可太狠了!

這禮物也太狠了!

鍾只能求,而不能送,這是誰都明白的忌諱。

這位世子,簡直是膽大包天,無人能出其左右!

因而,他們目光複雜。

股龐大的怨氣涌到身上,關寧的感覺分為強烈。

這是來自鄧明志的身上,在這股怨氣的加持下,關寧感覺自身明顯變強了。

因為這怨氣太重了!

緊接着,又是道怨氣,這是來源於鄧丘!

哪怕是他的心性,此刻也難以忍住。

送鍾,送終。

這是在咒他死!

鄧明志雙目通紅,面色發白,身體顫抖,這是氣到極致的表現

關寧,你

他從牙縫裡擠幾個字,還準備說什麼,卻直接暈了過去,摔倒在地上

關寧愕然,至於如此生氣?

其實還是同樣的問題,正常來講絕不會如此。

但,氣大傷身。

在關寧這就嚴重了。

他本來在之前就因關寧而連番氣極,這些怨氣都被關寧吸收,便暈了過去。

明志?

鄧公子?

少爺。

鄧明志這突然倒地,打破平靜,旁人立即驚慌。

快去叫旬郎中。

快去。

好好的宴會亂成團,鄧府時常便養着郎中醫師,不會便有個老者過來。

明志沒事吧?

怎麼樣了?

鄧丘也着急不已,鄧明志是嫡長子也是他最看重的兒子。

少爺這是氣極攻心,時氣厥,等會就會蘇醒。

郎中說著,讓別人驚疑不已。

氣着了。

竟然氣的暈了過去。

人們的目光又集中在關寧身上,然而關寧卻絲毫不在乎,甚至都沒有多看眼

這傢伙!

好狠!

扶明志回房休息。

鄧丘讓下人把鄧明志帶走,而後深吸了口氣面向了關寧,他目中的怒意沒有絲毫掩飾,直視着關寧。

顯然在如此事態之下,這位心性極好的兵部左侍郎也難掩蓋心中怒意!

然後,關寧卻笑着道:不知鄧大人對此禮物可還滿意?

眾人的面容立即充滿難以置信的神色。

你竟然還能問出這樣的話?

就連跟隨關寧來的隨從護衛都驚疑到了極點。

世子,你不怕被打死嗎?

他不着急痕迹的挪了步,呈保護姿態。

他真的怕世子挨打。

這可是在寒山寺所求的佛鐘,貨真價實,童叟無欺。

關寧開口道:據說此鍾掛在家中,相當靈驗,鄧大人可掛於卧房,沒準還能升遷。

旁人的目光又是微凝。

送鍾,即是送終之意。

你說靈驗,是意思早死嗎?

你竟然還在繼續這樣說?

他們都驚到了。

什麼叫無法無天,終於是見到了。

關寧又接着道:為何準備兩個佛鐘呢?

其就是送給鄧大人您,恭賀升遷,其二是送給我的至交好友明遠

明日他就要離京,被流放至吠州,路途遙遠萬有個什麼事情呢?

關寧真誠道:再說吠州環境惡劣,條件艱苦,這三年還不知會遇到什麼。

哎,我可是很擔心啊!

關寧神情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