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關寧永寧公主免費閱讀] - 第12章 搞錯了,再來

關寧話音落下,立即感覺到股強烈怨氣,以鄧明志最盛。

場面時寂靜,目光皆是集中在關寧的身上。

你連這話都說的出來?

這是來搞事情的吧?

誰都知道明天鄧明遠就要被流放,但大家都未提及,你竟然還說是歡送宴會。

這諷刺之意,太強了!

白永瞪大了眼珠,這位世子還真的敢說,簡直狂的沒邊,這是什麼場合?

關寧,你在胡說道什麼!

鄧明志直接呵斥,面色也漲的通紅,本來他們就忌諱別人說這個事情,現在關寧卻當眾提出,這不是打臉是什麼?

不是嗎?

關寧裝出滿臉無辜的樣子開口道:昨晚你們派來送請帖的那個人說的,好像是叫什麼白永的。

你血口噴人!

白永差點沒氣昏過去。

什麼我說的,你丫的也太損了吧!

這怨氣簡直太強了,比在場這麼多人都要強烈。

關寧想笑得不行,但還是裝出疑惑的樣子。

哎?不是你說的嗎?今日是為明遠兄舉辦歡送宴會?

關寧看着他。

白永氣得面色發白。

我何時說過這樣的話?再說了,那請帖上也有註明。

請帖,昨天睡的早忘記看了,再說了,你都告訴我了,我還看那幹什麼?

白永氣得身子發抖,從頭到尾還不是你說的,這要解釋不清,他絕對能被大公子整死!

我我

他氣的話都說不出來。

怨氣太重了呀。

想必關世子是誤會了。

鄧丘平靜道:今日所辦是鄧某升遷宴會,而非你所說的歡送宴會

這老傢伙真是厲害,關寧忍不住暗嘆。

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從其身上感受到絲毫怨氣。

這說明,他直是平靜無波。

果然官至這個位置的人,都不是簡單的角色,不說別的光是這份心性就非同尋常。

這樣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關寧微眯起了眼睛,開口道:難道是我誤會了?

明志兄?

明志兄?

鄧明志滿臉嫌棄,你還真夠無恥的,誰是你兄?

看來是我誤會了。

關寧對着白永道:你說你,說清楚啊,這可是鬧大烏龍了。

白永面色更白,而且感覺更虛了,都有些站不住,他怨氣最重,也被吸的最狠。

你沒事吧?

在他身邊個人問道。

太損了,真的太損了。

白永不住的呢喃。

你自己無恥,卻把鍋甩在了我的身上

關寧卻沒有理會他了,笑着道:搞錯了,再來。

祝賀鄧大人升遷,特地略備薄禮份,具體是什麼,先賣個關子。

搞錯了,再來?

人人瞪大了眼珠,這還能搞錯了再來,你以為是什麼事情?

白永聽到更是快被氣的吐血

好了,明志兄別生氣了,我是搞錯了,度量大點,你看鄧大人,多跟你爹學學。

關寧故意陪着笑臉。

又是股強烈的怨氣。

鄧明志感覺有氣不能發,關寧都這樣說了,他身為東道主也不能怎麼樣。

哼!

他冷哼了聲,也不理會。

好了,快進去吧,準備開宴了。

鄧丘開口,算是結束了。

請!

請!

關寧笑呵呵的走了進去,沒有任何異常,倒是鄧明志看着他隨從抱着的木盒有種不好的預感。

進了府邸,眾人躲開關寧如同躲避瘟神,而關寧卻不自知,切如常。

尋常人哪受得起如此排斥,也不知道這位世子是真傻,還是心大

鄧丘的府邸寬敞又有種厚重之感,到了這個級別的官員,都是朝廷提供府邸住所,吃公家飯,自然是相當不錯了。

讓人注意的是,進了府邸右手角落處有個籠子,裏面圈了條狗,這狗毛髮呈黑灰色,體型極大,雖然在那卧着,卻有種兇悍之感。

這時,鄧明志看了眼關寧,輕吹了個口哨。

聽到哨聲,那本來靜卧着的狗對着關寧呲牙狂吠了起來

咦?

鄧明志開口道:原本它還是靜卧,怎麼關世子你進來就狂吠不止?

你說這是為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