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高嬴政》[公子高嬴政] - 我在大秦穩健發育全文第4章

尉繚激動上前,拱手:「古語有云!未慮勝先慮敗,未慮得先慮失!」

「公子高做了如此多功課,面面俱到,實為大善。」

「臣以為,當按公子高所言,按兵不動,靜待前線戰報再做決斷!」

聽聞此言,胡亥大急:「父皇!三十萬南征大軍危在旦夕,我們卻只於原地等待!」

「此……讓將士們如何看,讓天下如何看?」

看了看激動的胡亥,在看看那將穩重二字寫到臉上的公子高,嬴政沉思。

片刻。

隨手又翻越了幾卷竹簡,嬴政抬頭:「此事,就按高兒所言,暫且等待!」

一錘定音!

馮無擇漠然癱跪,滿臉失望。

這一次,他是徹底敗了。

誰能想到,這平時從未被人放眼眼中,上朝都是湊數的鹹魚公子高,竟會突然冒起。

而且!

還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

別人都只是在朝堂內空談。

偏偏這位,弄出了一麻袋的證據,這還讓他們怎麼玩?

「高兒,朕不明白。」

「既然你已經準備的如此充分,為何之前還說不完善呢?」

看都不看那一灘爛肉,嬴政目光如炬,直視公子高。

「回父皇!」

拱手,回復:「南疆百越距離咸陽太遠,情報難免出現誤差。」

「兒臣擔心,有甚錯漏,所以打算命人再去打探一番,以確無誤。」

嬴政擺了擺手:「沒有必要!」

「就算情報偶有偏差,只要大方向不出問題,就不會影響大局。」

說到此處,嬴政好奇再問:「高兒,倘若這些事還未查明,就以目前情況,你對自己的分析,有幾成把握?」

「八成左右。」

聽到這個,嬴政白眼一翻,從龍椅上走下,語重心長的說道:「朕當年滅六國,三成把握都沒有,亦敢孤注一擲。」

「八成……」

搖了搖頭,拍了下公子高的肩膀:「高兒!凡事,穩重是好,但也不能太過。」

胡亥眼中已然噴火。

從前年,大哥扶蘇因頂撞嬴政,被一腳踹到塞北之後。

這位,就再也未曾以如此和善的語氣,對任何一個子女這麼說過話。

他拼盡全力,拉攏朝臣,不就是為了得到了這一句話嗎?

結果……

這個鹹魚一般的公子高,竟還先了他一步。

甚至!

在嬴政語重心長的拍他肩膀的時候,這貨還後退,想要躲開?

太特么過分了!

公子高搖頭:「成功率只有八成,那就證明還有意外可能發生。」

「無法確保必勝,兒臣豈敢在大庭廣眾下說出?」

「今日,若不是父皇下令,兒臣是一句話都不會說的。」

……

無語的看着一臉認真的公子高,嬴政強忍着上去踹他一腳的衝動。

旋即。

又想到了什麼,開懷大笑:「你這鑽牛角尖的勁頭,與朕年輕時,到是一般無二!」

說了一句。

嬴政甩動衣袖,大步奔殿外走去。

見此,趙高連忙上前,高呼:「退朝!」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滿朝文武,皆低頭沉思,相繼離去。

唯獨。

眼中火焰仍未消退的胡亥,呆立原地。

雙拳緊握,周身戰慄:「不!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公子高就是一個廢物!他憑什麼?他有什麼資格!!」

「尉繚!一定是尉繚!是這老狗在幫他!對,一定是!」

說到此處,胡亥激動的衝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