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高嬴政》[公子高嬴政] - 我在大秦穩健發育全文第2章

馮無擇話音落地。

大殿頓時就一片安靜,落針可聞。

眾人這才發現。

在前端,一處不起眼的位置,立柱上還靠着一位三皇子!

不光是殿內群臣。

上首嬴政,在聽聞此言後,同樣是將目光調轉。

見公子高竟仍舊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晃晃悠悠的直起身子,頓時大怒。

布滿褶皺的大手抬起,正要狠狠的拍打面前龍案。

國尉尉繚出列:「殿下!」

聽聞此言,胡亥本能回應:「國尉有何見教?」

「……」

無語的白了胡亥一眼:「不是叫你。」

轉首,面向公子高,雙手一拱:「殿下,尉繚素來知曉您才識淵博,博聞強記。」

「今!南方大軍軍情吃緊,還望您出言以解任囂之危!」

看着那用屁股對着自己的尉繚。

尷尬的胡亥,強忍着上去猛踹一腳的衝動。

國尉,乃僅次於丞相李斯的重職。

胡亥早想拉攏,奈何這老傢伙根本就不鳥他。

今天。

竟是當著殿內群臣的面,公然支持公子高!

這個混吃等死,鹹魚度日,連封地都能敗光,跑回咸陽啃老的廢物?

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疑惑的看向殿外,並未看到分毫。

就在胡亥懷疑人生的同時,馮無擇卻毫無遮掩的大笑起來:「公子高?才識淵博?」

「國尉,你莫不是老糊塗了?」

譏諷的看了馮無擇一眼,尉繚回懟:「你這依靠父輩蒙陰的蠢豬,懂什麼?」

一句懟完還不夠。

「你還信誓旦旦的以性命擔保,擊破雒越、西甌聯軍?」

「你可知,百越地形如何?」

「你可知,任囂所部現在何處?」

「你又可知,調集各縣郡兵,要耗費多少時間?」

「正所謂兵貴神速!」

「你的每一步計劃,都與此言背道而馳!」

「遠水,焉能解近渴?」

每一聲叱問,尉繚都是直面馮無擇。

但明白人都能聽出,其隱喻的還是此前進言調集郡兵的胡亥。

沒直接懟,那也不過就是給對方個面子。

「你!」被懟到面色鐵青,馮無擇伸出右臂遙指,卻說不出隻言片語。

憋了半天,面色都由青轉紅,馮無擇終於憋出一句:「這已是當下唯一的辦法!」

說罷,馮無擇轉身怒視公子高。

「既然國尉如此推崇,那本侯到是想聽聽,公子高有何見教!」

無視馮無擇,尉繚同樣轉身,面向公子高:「殿下。」

「尉繚知曉,您素來穩重。」

「但……今戰事緊急,還望您以大局為重!」

穩重?

聽到這話,上首慍怒待發的嬴政微微一愣。

仔細一回想。

這個鹹魚兒子,無論做什麼事,確實都慢吞吞的……

擺了擺手,嬴政不置可否:「高兒,說說你的看法吧。」

狠瞪了一眼尉繚,暗定說啥都要弄死這老貨,公子高無奈出列:「父皇,兒臣雖有些淺見,但還有些問題尚未查清。」

「所以……兒臣還是先別說了。」

問題?查清?

聽到這話,本還興緻寥寥的嬴政,反被勾起了興趣:「說!有什麼,就說什麼!」

「父皇……這早朝時間已過,各位大人都尚未進食……」

「沒吃怎麼了?朕也沒吃!餓着!都給朕餓着!」

這……徹底無語了。

躲不掉。

公子高只能無奈開口:「以兒臣之見。」

「對任囂求援一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