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高嬴政》[公子高嬴政] - 我在大秦穩健發育全文第1章

嬴政眼中寒芒一閃,起身怒斥:「第二次!這,已是我大秦第二次南征百越!」

「上次,就因百越林多瘴密,統帥屠睢中毒箭身亡,使我大軍無功而返。」

「今次!任囂這個廢物,還不長記性!」

「他,竟還敢有臉來求朕發兵援助?今,我大秦哪還有兵援他!」

聲聲怒斥,仿若雷霆,震的殿內眾人均低頭,不敢發出隻言片語。

百越處極南之地。

三十萬大軍受困南海。

這對大秦來說,也是足以動搖國本之大事。

眼見始皇帝震怒,左右臣子誰不驚懼。

「朕養你們,不是讓你們在這當鵪鶉的!」

雙眼一凝,嬴政怒斥。

「說!不管有什麼想法,好的、壞的,都給朕說!」

彼時。

公子扶蘇已被嬴政一腳踹到塞北,與駐守河套的蒙恬為伍。

下首殿內。

除丞相李斯等幾位大員,站在最前列的,正是嬴政三子公子高與其少子胡亥!

胡亥為少子,為人機敏擅變,自幼拜趙高為師,學習獄法,且還未成年,自是可留在咸陽。

以趙高為仗,瘋狂擴張勢力,如今雖不過十六,麾下門客就已有數千,朝中支持者更是多如牛毛,威勢直逼長子扶蘇。

而那個躲在一旁,猶如無骨一般,斜靠在立柱上的公子高么……

在旁人眼中,這就是個人畜無害,戰力全無,混吃等死的鹹魚!

始皇十二子,除胡亥皆成年受封,各自管理封地。

唯獨這位。

排行老三,卻連封地都管理不好。

最終,封地荒廢,佣農流散,恬不知恥的滾回咸陽啃老。

也就是這個麵皮堪比城牆的傢伙能做得出來。

此時。

鹹魚公子高卻是毫不在乎朝堂內所發生的一切。

早在一年前,公子高敗光家業,奔回咸陽,被嬴政怒罵而悲傷過度,讓身為魂穿者的他趁機附身以後。

他就清楚的知曉。

想在嬴政這位脾氣火爆的老爹手下生存,無論皇子還是什麼,只有一個穩字!

長子扶蘇,不過進言幾句,勸這位少做殺戮,愛惜百姓,結果就被一腳踹到漠北。

就連後來英雄如項羽,也只敢在始皇帝歸天后揭竿而起。

這,是何等氣魄!

更何況,他這還是一個不受嬴政喜愛的三皇子公子高。

穩如老狗,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消除一切意外、巧合,將所有的變數都掌控在手,才能讓他感到安穩。

「殿下,此是一個機會!」

還在暢想。

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細語。

扭頭一看,正是國尉尉繚,這一臉老褶,面色卻極為紅潤的老不羞,正擠眉弄眼,暗示他出班發言。

「丫給我消停的!」

怒瞪一眼,公子高懟之!

開什麼玩笑!

鹹魚當的好好的,為啥要做出頭鳥?

不過就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