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品》[公主有品] - 第9章 公主逛梅園,郎君去武堂

沈錚心裏想着,若是初時見到這兩位,估摸着沒人會以為燕瓊和燕瑁是龍鳳胎,因為兩人着實長得不像,此刻卻能讓人相信就是一胞所生,兩人的表情和動作都一模一樣。

「殿下若要解鎖,往後都可以這樣拆解,從卡環數最少的方向著手就行。」沈錚最後解釋道,把手中的魯班鎖還給燕瑁。

燕瑁接過鎖就遞給了候在身後的平公公,回頭對沈錚說:「錚阿兄,我那還有幾個鎖,等閑了還請錚阿兄一同來解。」

「還有我!還有我!」還不待沈錚回答,燕瓊生怕阿兄不帶自己玩,連忙拉着燕瑁的衣袖說。

燕瑁捏捏她的小鼻子,寵慣地說:「當然有你了,阿兄哪一次有好玩意沒帶你呢?」

說完,三人都笑開了。

沈錚第一次覺得跟無邪的小孩相處這麼輕鬆,他甚至都不用刻意控制自己的表情,想笑就笑了。

這一笑,他眉眼彎彎,幽深黑玉般的眼睛帶着暖意,他原本猶如天上皎月的清冷麵容,平添了一絲人間的溫度。

這時看他一眼,都要溺死在他的眼波里,燕瓊現在就屬於這個狀態。

她本就更偏愛美好的事物,對相貌出眾的人更是另眼相看。

這時的沈錚深深吸引了燕瓊,她托着腮,獃獃地看着他,嘴裏忍不住說:「觀音哥哥,你長得真好看!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好看的小郎君!」

沈錚兩輩子加起來也有二十幾年了,從來沒人這樣直白地讚歎過他的樣貌,就算對方是一個五歲的小娘子,也足以讓他赧然。

看着沈錚的臉微微泛紅,燕瓊撇過頭偷笑,燕瑁搖搖頭,妹妹就是這樣惡趣味。

不過……他為什麼會想出「惡趣味」這種詞句,仔細深究,好像是聽阿娘說過的。

又坐着聊了些家常話,女眷們就隨着余氏去梅園賞梅了,郎君們都隨謝蒼去了演武堂。

燕瓊對沈錚可捨不得了,還要一步三回頭,謝雅牽着她,小聲說:「你的觀音哥哥不會跑,今日不是還來了其他兩個小娘子么,怎麼不跟人家說說話呀?」

謝雅本是不考慮讓武定侯家的郎君和女娘做燕瑁與燕瓊的伴讀,只因前日,他家三郎摔下華蓋樓,有人要拿他和燕瓊做筏子,她很是不喜。

不過今日看到沈二郎實在不俗,想着武定侯也算是燕北臣重用的武將,如果他家郎君和女娘們不錯,也不用因為這等捕風捉影之事而讓孩子們錯過好人選,只是那個三郎就不在她的考慮之內了。

燕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阿娘,我都沒有注意到,只顧着找觀音哥哥玩兒了,等會去了梅園,我就和表姊一起好好招待那兩個小娘子。」

燕瓊是個說到做到的小女娘,等到了梅園,果真和表姊謝靈遙一起找沈家娘子去了。

「老夫人,我與表姊可以同慈阿姊和戀阿妹一同玩嗎?」燕瓊朝武定侯老夫人周氏問道。

周氏微勾着腰,點頭回答:「回殿下,當然可以,慈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