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品》[公主有品] - 第8章 公主帶郎君,郎君巧解鎖

武定侯府的人都驚訝於燕瓊怎麼對沈錚這樣熟稔,但公主發話讓進正廳,眾人也不敢耽擱。

正廳里,謝雅坐在上座,身旁坐着柱國公和柱國公夫人,柱國公謝蒼雖一臉威嚴,但對着孩子們眼裡的神情還是很溫和的,柱國公夫人余氏看到兩小兒手牽手進來,感覺像看到了兩個小仙童,臉上頓時就笑開了。

等着眾人都給謝雅行完禮被叫起後,余氏就吩咐蔡媼給武定侯府看座。

落座之後自是一番寒暄,燕瓊不耐做這些,拉着沈錚去了謝雅身邊。

小周氏急得沖武定侯沈勃打着眉眼官司,一邊的老夫人周氏暗嘆她沉不住氣。

「阿娘,你看觀音哥哥是不是很像觀音娘娘。」燕瓊說著還把沈錚往前面推了推。

沈錚朝着謝雅、謝蒼和余氏又是一禮。

謝雅笑着叫起,「孤怎麼瞧着更像觀音座下的小仙童呢。」說罷慈愛地撫了撫他的額頭,還悄悄在他紅痣處摳了兩下。

謝雅動作很是輕微,下頭坐着的人看不見,但沈錚卻是有感覺的。之前被燕瓊觸碰,他是吃驚的,現在又被皇后摳了眉心,他突地有些赧顏,想着這果然是親母女,見了他連動作都一樣。

余氏看到謝雅又犯渾,招了沈錚到自己這邊,愛憐地扶着他的肩膀,對柱國公說道:「我看這孩子身子應該是養好了的,你們大老爺們等會練把式的時候,讓我也看看這孩子的風采。」

柱國公謝蒼沉聲讓沈錚到自己跟前來,伸手捏了捏沈錚的肩和胳膊以及腰胯,側身對余氏說了句「不錯」,瞬間又出其不意地出手重重按在沈錚的右肩。

沈錚死死地咬着牙,綳直了上身承受着,雙眼堅定地和謝蒼對視,沒有一絲躲避討饒的神色。

謝蒼收回手後,朗聲笑了起來,「沈侯,你家二郎,根基不錯,這臉龐神色有些像你父親。」

沈勃喜笑顏開,拱手示意,「國公爺謬讚,您能看得上我家二郎,是他的福氣,若我阿耶泉下有知,也會欣喜後輩根骨不俗。」

武定侯老夫人趁熱打鐵,臉上笑得褶子是一層一層,對着謝蒼和余氏談笑道:「早聽聞國公爺愛重小輩,這一見果真如此,我家二郎是個好的,大郎和四郎也不錯,他們都跟着我們侯爺習過武,不知今日國公爺有無空閑,指導指導他們。」

武定侯世子沈銘和四郎沈鑠起身朝謝蒼行禮。

謝蒼年輕那會是個武痴,現在年老也樂於研究武藝,有小輩習武,他自是樂意指教一番的。

見謝蒼爽快答應,武定侯的老爺夫人們都很是開心,只除了小周氏笑得有些勉強,她所生的三郎腿斷在府中休養沒來,有好處也占不到分毫,心裏氣急,對沈錚更是恨。

燕瓊這時也走到謝蒼跟前,伸展開手臂轉了一圈,因着進了正廳早脫下了厚重的披風大氅,她的裙擺綻開就像一朵紫蘭花,甚是好看。她腰間墜着兩條巴掌大小的玉佩緞帶,玉佩鏤空有着祥雲圖案,中間還鑲嵌着鴿子蛋那樣大的紅色寶石。

底下坐着的沈慈和沈戀都有些看呆了。

她們已經算是侯府出身的富貴女娘了,這般年紀也沒見過這樣大的寶石,且紅寶石還是罕見的同樣大小的兩個,但卻只是鑲在玉佩上,給一個才五歲的女娘佩戴。

「外公,您看看我適不適合習武呀?」燕瓊轉完圈,就膩到謝蒼懷裡。

謝蒼摟着她坐好,像模像樣地輕捏她的肩膀,沉吟道:「不錯,不過習武可是很累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