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品》[公主有品] - 第7章 公主摳紅痣,郎君憶從前

小周氏聽到女兒來了,頓時喜笑顏開,戴好簪子之後忙把請安的沈慈摟起來。

「我的兒,讓阿娘看看,今日打扮的可好看?」

沈慈眼波流轉之間,微張開手臂轉了一圈,然後扶着小周氏坐在榻上,為她戴耳環。

小周氏讓她坐在自己身邊,輕撫她的額頭,囑咐着今日去柱國公府拜訪的事。

「慈兒,記着到了國公府多與三公主相處,還有柱國公府就謝靈遙一個女娘,也不可得罪,知道嗎?」

沈慈本來帶笑的面上陡然沉下,兩隻手攪在一起,「合著我在女娘里最沒臉面了,大公主才是嫡公主,三公主一個外室所生的……」

「你放肆!」小周氏也一改慈母模樣,把身前的梳妝台敲得是砰砰響,「這些話是誰跟你說的?皇后和公主是你能私下詆毀的嗎?不管過往是怎樣,如今當皇后的是謝家人,皇后所出的小娘子已經封了公主,連公主成年出降才能有的封號,她都有,這就說明她比大公主尊貴!」

沈慈被嚇了一跳,嘴巴還有些哆嗦,不能言語。

「從前我放縱你與張家來往,那是想着她家怎麼說都會出個皇后,只是沒想到陛下一封和離書昭告天下……你以後少跟大公主接觸。」

沈慈低着頭不說話,淚珠在眼眶打轉。

「聽到了嗎?」小周氏皺着眉又問道。

這時沈慈才瓮聲瓮氣地答應,眼淚也像斷了的珠子往下掉。

小周氏看到她哭,也不忍心再說,只是伸手摟着她,邊給她擦淚邊說道:「慈兒,這世道就是如此,只看最後得利的是誰,又是誰能給你好處。你舅舅傳信來,皇后所出的五皇子怕是要封太子了,你雖長他一歲,可不是沒有機會做太子妃的,情分這個東西要從小培養。」

聽到小周氏這樣說,沈慈仰起頭看着她,「我能當太子妃嗎?柱國公府的謝娘子不是更有可能。」

小周氏不在意地笑笑,「她們家是外戚,就連當今的陛下,也只是讓自己表妹做了淑妃,謝娘子就不可能當太子妃。」

「而整個安京能找得出和五皇子一般大小,還比你更有才貌的小女娘嗎?你只管放心跟三公主和太子好好相處,處處忍讓,只要讓五皇子從小心裏有了你,還怕那個位置不是你的嗎?」

沈慈也收起傷心,低着頭有些羞澀。

等兩人都收拾好了,攜手去老夫人的松鶴院中請安吃早膳時,遠遠地就看到了沈錚站在院里。

「若不是這個掃把星,三兄就可以和我們一起去柱國公府了。」沈慈看到沈鋒就沒有好臉色。

小周氏也很是厭惡他,抿着嘴說:「不用理會他,他不過憑着與他那狐媚子娘一樣的面貌得了公主青睞,不過是個玩物罷了。」

聽到自己阿娘這樣說,沈慈眼裡閃過一絲精光,如果今日在柱國公府讓他出醜……

說著,這兩人連個眼風都不給沈錚就進了松鶴院正堂。

冬日的暖陽灑在地上,掠過小周氏髮髻上時,那三支鑲着碧綠貓眼寶石的發簪閃着透亮的光。

沈錚眯着眼,深吸了幾口氣,胸膛起伏着。

這三支發簪,他四歲時見自己的阿娘佩戴過,碧綠貓眼寶石是小舅舅出海時從外海購入,送給阿娘的生辰禮,阿娘很是歡喜,讓工匠做成了發簪。

那年的立冬,阿娘戴着這三支發簪,穿着她最愛的碧綠衣裙,牽着他去賞梅。

也是那天,冬夜裡下着鵝毛大的雪,他在自己院中熟睡之際,被傅母搖醒,他迷糊中聽到傅母說了句「藏好紅匣子」,等他問其他婢女時,才知道內院的溪園走水了,他阿娘正在裏面。

他瘋了一樣地往外跑,連鞋都來不及穿。趕到溪園時,他只看到漫天的大火,周邊只有二叔二嬸指揮着奴僕救火。

他看着自己的傅母衝進了溪園。

他的傅母原是阿娘的得力婢女,成婚後被指派為自己的傅母,她與阿娘情同姐妹,不顧一切地衝進了火場,也沒能救回阿娘,還和阿娘一同喪生了。

沈錚無法相信,同日的午時他還與阿娘一同消食賞梅,怎麼晚上阿娘就葬身火海了?他小小的身子也要衝進去,但被二叔狠狠地抱住了,他承受不住地哭暈了過去。

第二日醒來時,只有阿娘已經被下葬的消息,他要找父親和阿婆問個清楚,卻被二人嚴厲地關了禁閉,再被放出來時已經是半年之後。

那時,小周氏已經做了三個月的侯夫人了,他院子里的僕從都被遣散,只留下一直伺候着的金漢。

府里府外只知道武定侯府的二郎因為親娘意外去世,思慮過重,壞了身子。

好,真是極好,他一定會讓這些人把欠她阿娘的都還回來。

沈錚幾息之內才平息自己的怒氣,他緊了緊披着的大氅,眼裡又恢復了淡然。

過了好一會,老夫人周氏身邊的花鶯掀帘子出來,含笑對沈錚行一禮,「二郎君快請進。」說罷還為沈錚打着帘子。

沈錚想着她不愧是上輩子老夫人身邊最得臉的婢女,五面玲瓏,像是誰也說不出她的不是來,連對他這個侯府「孽子」也面面俱到。

進到正堂里,一股檀香味撲鼻而來,掩蓋住了早膳的吃食味,沈錚輕皺眉但馬上隱去。

沈錚先給老夫人周氏問安,「阿婆安康。」

上座的老夫人像是沒看到他,只待身邊的婢女布菜。

沈勃揮手,讓沈錚落座,「去坐着罷。」

老夫人抬首瞥了一眼沈勃,冷哼一聲,不滿意地說:「老大,我教訓孫子,你有意見了?這個家算是沒我這個老夫人的位置了罷。」

沈勃放下筷子,輕嘆一聲,「阿娘說的哪裡的話,這府里您是大長輩,只是二郎昨日家法也請了,今日也罰了站,別耽誤了去國公府。」

「哎,是了,我們家二郎有大本事,只叫三公主看了一眼,就記住了。」小周氏做足了姿態地說:「還望二郎以後有了前程,也別忘了你的三弟。」

老夫人周氏卻是聽不得這話的,摔了筷子在矮几上,「三郎往後的前程自有阿銘提攜,我武定侯府以軍功起家,何須做些諂媚之事上位?」

小周氏立馬起身行禮,「阿姑教訓的是,媳婦記住了。」語氣是委屈的,可是用衣袖微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