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品》[公主有品] - 第6章 公主裝睡眠,郎君被記恨

柱國公府,謝雅的院落里很是熱鬧,燕瓊一會要梳元寶髻,一會又要梳雙丫髻,後來還是覺得元寶髻好看,換來換去,好不折磨人。

謝雅拍拍在為自己梳頭的貼身婢女韻梅,打趣燕瓊,「看看阿瓊還這樣小,就這樣講究。」

韻梅手裡的活計不停,笑着說:「娘娘,小娘子是像您,您小時候梳了髮髻定是要捧着鏡子看着許久的。」

一邊正捧着銅鏡自我欣賞的燕瓊聽到韻梅這樣說,放下銅鏡,小肉手撐着自己的下巴說:「對啊,我像阿娘嘛,再說了,我現在是公主,今天有長得那麼好看的觀音哥哥來,我怎麼能輸了呢?」

謝雅笑着搖頭,伸出食指輕輕戳了戳燕瓊的額頭,「哥哥這個稱呼是怎麼來的?」

燕瓊護着自己的小腦袋,擺來擺去地說:「不是娘親說的嗎?娘親昨夜還叫阿耶好哥哥啊。」

一旁伺候的婢女們都低下頭不敢去聽此等機密,韻梅也偏頭不看謝雅和燕瓊。

謝雅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破滅,她伸手扶額,連手指上染着的蔻丹都有些尷尬的硃紅色。

「你還真是會舉一反三啊。」謝雅無奈地說。

「阿娘,舉一反三的意思是什麼啊?」燕瓊好奇,她總是能從阿娘這裡聽到很多在書里沒見過的、別人嘴裏沒聽過的事。

謝雅笑笑,「舉一反三呢,是<論語>里的『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而提煉出來的。意思就是說你通過一件事,可以推斷出其他的類似事情,形容你很聰明。」

燕瓊最愛什麼呢?最愛別人誇她,拍她馬屁。

謝雅說她聰明,她馬上如個開屏的孔雀,小身子扭來扭去,還要夠着胳膊去拿旁邊矮桌上的糕點吃。偏偏她嘴裏吃着東西還要說話,「我本來就很聰明嘛!」

謝雅見她都收拾好了,催她先去正院余氏那裡。

「最聰明的阿瓊公主,你可以讓翠竹領着你去找外公外婆了嗎?還有吃東西時不可以說話,晚上也不可以裝睡偷聽大人講話。」

燕瓊站起身吐吐舌頭,藕荷色的襖裙下擺,裙裾貼着鞋面上鑲着的東珠,好不晃眼。

「最美麗的阿娘皇后,我現在要跟翠竹去和外公外婆請安,往後吃東西時,我就不說話了,晚上我還是要偷偷裝睡,看你和阿耶能不能發現。」

說完,她就提着裙擺跑了出去,謝雅都來不及薅住她。

「她這伶牙俐齒的,不知道跟誰學的。」謝雅回過頭對着銅鏡比划著金釵。

身後的韻梅笑出了聲。

謝雅輕哼一聲,插好金釵之後說:「笑甚,定不是像我,一定是平公公瞎教的阿瓊。」

正院里伺候在燕瑁身邊的平公公無端地打了一個冷顫。

武定侯府里,侯夫人小周氏正在僕婦和婢女的簇擁下,坐在梳妝台前望着銅鏡里自己有些紅腫的眼睛和嘴巴,心裏又怨又喜。

昨日侯爺從沈錚的清風院回來後,臉色鐵青,字字句句都是在質問她苛待了沈錚。

任她如何明辯,他都沉默不語,最後只說一句「下不為例」就去了書房。

兩人就寢時她如何使用手段誘他,他都不碰她。

她唯有像從前那樣背過身去啜泣,微微的動靜才換來沈勃的柔聲細語,她趁勢緊緊貼過去,朝他呵氣如蘭,漸漸的兩人忘情地放縱起來。

兩人疲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