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品》[公主有品] - 第5章 公主見阿耶,郎君未出場

周圍的人看到忙跪了一地,連謝康都跪下了。

「陛下萬安。」

這個頭戴白玉冠,身披暗紫色狐皮大氅的人就是昭武帝燕北臣。

燕瓊抬頭打量這個抱着自己的人,他有兩彎凌冽的劍眉,一雙眼尾上挑的桃花眼裡滿是燕瓊這個小娃娃看不懂的情緒,她只覺得這個人很陌生卻並不讓她害怕。

「謝謝你,阿娘說了,要說謝謝,可是我不認識你,你是誰啊?」燕瓊站起身給燕北臣行了一禮,她的小右手壓小左手,左手按在左左腹處,雙腿微曲,低着頭,低頭的同時還不忘拿眼睛瞅他。

燕北臣站起身,示意要說話的平公公噤聲,看到燕瓊的機靈小模樣,心裏愛得不行,他朝另一個沒跪下的小不點招手,「瑁兒,告訴妹妹,我是誰?」

燕瑁本是有些警惕的,但聽到燕北臣的聲音之後,心裏也雀躍起來。他總是夢見阿耶抱着他,給他講在西南打仗的故事。

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阿耶了,阿耶總是要隔許久才出現在西北,好幾次見到阿耶都是他晚上起夜,醒了之後傅母把他抱到阿娘的屋裡才會見到。

而燕瓊夜裡從不起夜,自是一次都沒見過燕北臣的。

他正準備往前跑,可是記起來阿娘說的,他現在要知禮了,見了阿耶要先行禮。

燕瑁要撩了披風下擺給燕北臣行禮,燕北臣一手抱起燕瓊,另一手輕拽起燕瑁也抱在懷裡,他捨不得這大冬天的讓愛子給自己行跪拜禮,回頭沖還跪着的眾人吩咐着:「都下去吧。」

「瑁兒怎麼不說話,不認識我了?」燕北臣雙眼含笑地看着燕瑁,燕瓊也看着燕瑁,要他給個說法。

「我認識,你是阿耶。」燕瑁小臉嚴肅地說,可說完有些扭捏地抱着燕北臣的脖子,把小臉蛋埋在阿耶的肩膀里。

一年多沒見兒子,兒子還跟自己這樣親,燕北臣還來不及高興,閨女就開始撲騰了。

燕瓊特別生氣,阿兄怎麼騙人呢!

阿娘給她看過阿耶的畫像,阿耶威風凜凜,穿着鎧甲,騎着大馬,根本不長這樣!

「騙人!他不是阿耶,阿兄你騙人!」

燕瓊這話一出,站在一旁的謝康後背冒起一片汗,又看着燕瓊還在燕北臣的懷裡扭來扭去要下地,還擔心燕北臣把她給摔了。

「放我下來!」燕瓊小腿亂擺,掙扎着要下地,燕北臣不願她不舒服,就將她放下,燕瓊站穩之後,用披風牢牢裹住自己,也不說話,扭頭就跑了。

她要去找翠竹把阿耶的畫像拿出來。

一轉身碰到了蔡媼。

蔡媼看到燕瓊氣呼呼地要往正院里跑,問她有何事,她只說要找東西,蔡媼無法,只得讓照顧燕瓊的傅母跟着。

燕瓊提着披風和襖裙的下擺,氣呼呼地回到院里的卧房,她的傅母跟在身後:「小娘子是要找什麼嗎?給宋媼說,宋媼給你找。」

「宋媼,你不知道,只有翠竹知道在哪裡。」燕瓊坐在榻上氣鼓鼓地說。

翠竹來的時候還在系襖衣的扣子,她今早才下值,歇了兩個時辰,睡夢中聽到小婢女喊自己,她忙起身,生怕耽誤了什麼事。

「小娘子要找什麼?」翠竹來了忙扶住站起來往前跑的燕瓊。

「我的畫!馬和阿耶!」燕瓊着急地說。

燕瓊話音剛落,就看着翠竹馬上走到床榻後,把第三個紅木箱子打開,箱子里都是捲起來的畫卷,她找到最大的一幅給展開。

「小娘子看看,是這幅嗎?」

燕瓊看到這幅畫,有馬、有盔甲,點點頭:「咱們拿着畫,跟我去前面給那個壞人看看。」

柱國公府的前廳里燒着銀霜炭,溫度適宜。

因着皇帝的到來,一家老小都聚在一起。燕北臣與謝雅並坐在上座,燕瑁坐在謝雅懷裡玩着燕北臣帶給他的九連環。

正說到正月十五,燕北臣會從柱國公府迎謝雅和孩子們入宮的事宜,眾人就聽到燕瓊咿呀的聲音。

燕瓊的傅母牽着她進來,剛鬆開燕瓊的手要向帝後行禮,燕瓊就啪嗒啪嗒地跑到燕北臣前面把畫展開,那畫比她人還高呢,有一半都落在地上。

「這個才是我阿耶,你沒有大馬,也沒有這個盔甲。」她指着畫上的人對燕北臣說著。

燕北臣看了那畫一眼,那是他在西南帶兵攻打峪疆的第二年,他當時坐在馬上,拉着韁繩,正回頭看着送別他的謝雅。

從畫的筆觸他一眼就看出是謝雅所作,因為只有謝雅會喜歡用炭筆畫她口中的「素描」,他眼帶笑意看向謝雅,謝雅笑着回視他,抱着燕瑁大大方方任他看。

「瓊兒,既然你說這畫上的才是你阿耶,那我把他變出來給你,如何?」

燕瓊把畫遞給傅母,左右踱步幾回,「你沒騙人?」

「當然不騙人。」

燕北臣話音剛落,又看向坐着的謝康,「康弟跟我上前邊去。」

他說完,又給燕瓊說:「瓊兒,一刻鐘後,阿耶在你打雪仗的地方等你來。」

燕北臣和謝康出去後,余氏忙把燕瓊給摟着,嗔怪道:「你這丫頭,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