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品》[公主有品] - 第3章 公主邀玩伴,郎君請家法

不過一兩個時辰,武定侯家的三郎君為了看公主,而從華蓋樓摔下去的笑料就傳遍了整個安京。

才見了好多親人的燕瓊,正窩在外祖母柱國公夫人余氏的懷裡,左邊小榻上坐着小表姊,右邊的小榻上坐着阿兄和小表兄,一個給她喂松子糖吃,還有兩個逗她玩兒。

燕瓊才哭了一場,心裏有些怏怏的。

剛剛余氏抱着謝雅、燕瓊和燕瑁三人哭得那是一個肝腸寸斷,訴說著這些年對女兒和兩個外孫的思念,周圍的大大小小更是跟着抹淚。

柱國公坐在余氏旁邊拿帕子給她抹淚,「好了,孩子們這不是回來了?再哭下去,小阿瓊又要跟着哇哇哭了。」

「外公,你說錯了,我才沒有哇哇哭,我是梨花帶雨地哭。」燕瓊覺得自己一個小美人怎麼可能哇哇哭呢。

這一說,大家又都被逗笑了。本還在落淚的余氏,也破涕為笑,抱着燕瓊狠狠親香了幾下。

「小阿瓊說的對,我們小阿瓊是個小美人,美人就算哭也是梨花帶雨的」余氏附和燕瓊,還嗔怪柱國公,「你外公真不會說話,我們不理他。」

「夫人,您是不知,我們小娘子的美貌啊,是小郎君看呆了眼都要摔下樓的。」站在余氏身旁的蔡媼笑着把今日武定侯家三郎君摔下華蓋樓的事說出來。

余氏聽了這話,知道這是蔡媼在說有人要拿武定侯家的三郎和燕瓊說事。

她看了柱國公一眼,柱國公給了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輕呵一聲,「羽林衛早給我傳了信,是武定侯家兩個小郎君起了爭執,他家三郎體重,這才摔了下去,與我們阿瓊無甚關係。」

蔡媼得了兩位主子的暗示,說了聲「喏」之後就退出去了。

燕瓊聽到柱國公這樣說,突然記起來今日看到的「觀音娘娘」,她拉着余氏的衣袖問道:「外婆,他們家摔倒的郎君是長得胖胖的嗎?」

「阿瓊怎麼知道是個胖郎君啊?」余氏好奇。

「因為我今天看到了觀音娘娘,觀音娘娘旁邊就站着一個胖郎君,為什麼有人摔下去,觀音娘娘不救人呢?」燕瓊很是疑惑。

余氏着實不知道小外孫女在說什麼,換好了常服的謝雅走進來,眾人都紛紛起身要行禮。

謝雅忙把柱國公夫婦扶起來,「阿耶、阿娘,咱們自家人不要行此大禮。」

「今天經過華蓋樓時,阿瓊看到了一個小郎君,長得實在是眉目如畫,那小郎君眉心還有個紅痣,遠看確實有些似觀音。」謝雅刮刮燕瓊的鼻子,笑話她,「小阿瓊你什麼眼神,錯把小郎君認成觀音娘娘了。」

燕瓊才不服輸,叉着腰雄赳赳地說:「不是天上的觀音娘娘就更好了啊,是個小郎君還可以同我一起玩呢!」

「還想着玩兒,等開年了,你就要入學讀書了。」謝雅有時候像個沒長大的小娘子,日常樂趣就是跟燕瓊反着說話。

燕瓊腦子轉得快,笑嘻嘻地說:「阿娘,是你教我要及時行樂的呀,正是因為我要入學了,所以更要多多玩耍了呀。」說罷,還朝着謝雅吐舌頭,拉着一邊的小表姊玩翻花繩。

「你們說的這個小郎君,似乎是武定侯家的二郎,他家二郎我前年見過一次,也是眉心有一顆紅痣的,不過那孩子可憐,生母早亡,身子聽說不好。」

余氏說完又回頭輕拍謝雅的胳膊,「多大的人了,還要跟孩子鬥嘴,你去宮裡了也要這樣跟陛下說話?」

謝雅不以為意,「我不這樣,他還不舒服呢。」這個他指的就是陛下了。

「對了,阿娘,進宮後,阿瑁和阿瓊要選伴讀了,這幾年我都不在京里,京里的孩子們什麼秉性我實在不知,還要勞煩您和嫂子多幫我看看。」

余氏忙不迭地答應,「這有何難,你在府中這幾日,肯定絡繹不絕的有人來拜訪,一些夫人們都會帶着孩子,到時候讓孩子們一處玩,自然知道脾氣秉性了。」

坐在一旁的世子夫人吳萱惠也說:「娘娘放心,多安排幾次,讓兩孩子找自己合得來的玩伴。」

燕瓊聽到這話,眼睛咕嚕咕嚕地轉,又膩到柱國公身邊,「外公,我要那個長得像觀音娘娘的小郎君當我的伴讀。」

柱國公一把將燕瓊抱到膝蓋上坐着,摸着她的頭說:「小郎君可不能當小娘子的伴讀。」

燕瓊在疼愛自己的人面前可能裝可憐了,她擰着小手,頭低低地,眼睛卻往上望着,嘴巴撇幾下,嗡着聲音說:「可是我在西北都沒有玩伴,只有阿兄陪我玩。」

明明是她嫌棄人家小夥伴不愛乾淨,臉上掛着鼻涕,不要跟人家玩耍。

不過每次在妹妹裝可憐的時候,燕瑁都笑而不語,誰叫燕瓊最會記仇了,戳破了她,她就好幾天不理人了。

謝雅剛要笑話燕瓊,柱國公夫婦兩人先心疼了起來。

「外婆這就下帖子去,明天就請這個小郎君到府里跟你玩兒,好不好?」

「雖然不能讓小郎君做伴讀,可是這幾日一起玩耍也無妨。」

行吧,謝雅和燕瑁母子兩人對視一眼,無奈地笑了。

這邊是一家人溫馨話家常,可武定侯府的正堂里,氣氛並不美妙。

沈三郎才被大夫把斷腿接上,痛得昏睡了過去,侯府的老夫人和侯夫人心疼得不行,不停地擦淚。

眾人身上的翟衣都還未換下,老夫人周氏坐在正堂里,大喝一聲:「去把那個孽子給我喊來!」

武定侯坐在一旁皺着眉不說話,侯夫人小周氏嗚咽着拭淚,武定侯世子在老夫人處安撫着。

其他小輩們都低着頭,不見臉上表情。

過了一刻鐘,沈錚帶着金漢過來了。

他才掀開正堂的厚帘子,裝着茶的茶盞就迎面砸來,他眼疾手快地一把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