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品》[公主有品] - 第2章 公主拜觀音,郎君懲惡弟

安京外的官道上,有一百零八個威武士兵簇擁着中間的一輛漆黑馬車,馬車踏着鏻鏻之聲緩慢地行駛着。

燕瓊今日穿了件火紅的狐毛披風,裏面襖裙上綉着的傲雪寒梅紋樣在她時不時探身的動作中忽隱忽現。

她特別喜歡馬車外跟舅舅並排着騎馬的那個有白鬍須的老伯伯,因為這個老伯伯昨天對自己可和藹了,阿娘說要叫這個老伯伯平公公,平公公是從阿耶那裡趕過來接她們的。

她一會撩起馬車上的帘子,一會又放下,看到平公公看向自己的時候,她抬起小下巴笑笑又縮回馬車裡。

燕瑁坐在她身旁,忍不住用手上的九連環輕輕敲敲她的頭,低聲打趣道:「阿瓊再看,吹了風,就要喝苦苦的葯,不能吃糖了。」

燕瓊回頭,朝他瞪瞪眼,「阿兄真討厭,頭髮都被你敲亂了。」

「阿娘你快幫我看看,我的發簪歪了嗎?」

燕瓊人不大,可是在還不會說話的時候就格外愛俏,誰弄亂她頭髮,那是要換她一個大白眼的。

謝雅今日穿着很是華麗的皇后禮服,通身的紅袍子上都是用金線繡的鳳凰,更別提她頭上、脖子上、手腕上戴着的東西,她並不方便去給燕瓊撥正簪子。

「小阿瓊,阿娘實在是愛莫能助,只能勞煩你自己照鏡子去了。」說罷,謝雅還攤攤手。

燕瓊輕哼一聲,又瞪了一眼燕瑁,自己伸手拿暗格里的鏡子,細細整理滿意才算高興。

燕瓊一高興就有些小話癆,「阿娘,以後坐馬車還是要韻梅和翠竹在,不然以後我們都穿這麼美,就沒人幫忙了。」

謝雅覺得好笑極了,小閨女才五歲就這麼愛美,長大了可怎麼得了,「你怎麼知道以後都要穿這麼美了?」

燕瓊一反常態,用手擋在嘴巴處,悄聲說:「我昨天偷偷問了平公公,平公公說以後我是公主了,公主就是最美的,娘親你是皇后,勉強和公主一樣美,阿兄嘛就是皇子,皇子沒公主聽起來氣派,那就一般般吧。」

燕瓊還記着剛剛燕瑁把自己頭髮弄亂的仇呢,非說皇子沒公主好。

燕瑁笑眯眯地揪燕瓊的小臉蛋,「是是是,妹妹是最氣派的公主,以後阿兄還要仰仗妹妹照顧呢。」

「放心吧,包在本公主身上啦。」燕瓊得意極了。

謝雅被這一對活寶逗得直笑,頭上戴着的鳳冠也跟着抖。正要打趣兩孩子一番,突然馬車停了下來。緊接着傳來了一聲很渾厚的請安聲;

「臣沈勃恭迎皇后娘娘!」

原來是馬車已經駛到了安京城門外,候着的武定侯見到被士兵擁簇而來的馬車,立即翻身下馬,疾步走到馬車前,單膝跪地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他話音剛落,帶來的二百士兵和隨駕的士兵全部動作一致地跪地叩拜,「恭迎皇后娘娘。」

馬車上的燕瓊被這幾百人突然喊出口的聲音嚇了一跳,忙往燕瑁懷裡躲,燕瑁也抱着妹妹貼心地哄着:「阿瓊別怕,外面的都是大將軍,是好人。」

謝雅笑着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撩開車帘子對武定侯說道:「辛苦侯爺了,孤急見父母親人,少於寒暄,直接去裕華街吧,見諒。」

本來皇上還安排了沿街的歌舞,他這還照不照做呢?

沈勃看向站在馬車旁的平公公,平公公依然是雙目帶笑的模樣,只是把手裡捧着的聖旨輕輕往上抬了抬。

「喏。」沈勃行禮後揮手示意後邊的士兵開路。

既然謝雅已經是皇上冊封的皇后了,皇上不在,皇后最大,當然是聽娘娘的了。

謝雅說完放下車帘子,一回頭就看見燕瓊獃獃地看着自己。

「怎麼了,阿瓊?」要不是她身上穿着厚厚的皇后朝服,她真想把寶貝閨女抱在懷裡親親。

「阿娘,你好威風啊!大將軍都聽你的話!」燕瓊此刻小小的心裏埋下了一顆名為「驕縱刁蠻」的種子。

馬車在士兵的開路下往城裡駛去,城中的老百姓都紛紛停下手中的活計,好奇地站在街道旁等着皇后和兩個小殿下的馬車經過,好一睹風采。

裕華街更是熱鬧得很,臨街的鋪子全部都支了起來,站得滿滿當當都是人,兩三層高的酒樓、茶樓的雅間已經全部被訂上了。

有幾個小孩撒歡地往兩邊跑去,邊跑邊喊:「皇后娘娘進城門嘍!皇后娘娘進城門嘍!」

不一會就有佩戴着長柄劍的羽林衛,踏着軍步圍在了街道兩旁。

「要來了嗎?」

沈錚坐在華蓋樓二樓的「白露」雅間里,喝着清茶,口齒留香。

站一旁的金漢有點肉疼,因為這個雅間是小郎君花了三倍銀子包下的,清茶也是上好的,從前小郎君沒這樣花錢過,難道是燒了幾天人燒糊塗了。

沈錚當然知道金漢心中所想,他抬起頭,眼裡有點癲狂,襯得他雙眼更是明亮,眉心的紅痣似是奪人心竅的硃砂。他低聲笑着說:「金漢,阿娘生前的紅匣子你都放好了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