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醫在上,冷王慢點追》[福醫在上,冷王慢點追] - 第7章 暗衛找到蕭恆鏡

第二天清晨,明月和蕭恆鏡吃了飯。

秦明月,給蕭恆鏡換藥,換紗布。蕭恆鏡發現自己胸口的傷口像是被縫起來,但是不是用線,是一個一個白亮的,像鐵絲一樣的東西,把傷口固定住了。蕭恆鏡的內心十分震驚。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詭異的醫術。明月又出去了,這回她想找找看,附近有沒有人家,這裡有小木屋,應該不太遠的地方會有村莊吧。可是他們進的是深山,她什麼也沒有找到。

明月,回來,又跟小E,要了,水煮魚。回到小木屋,明月看到蕭恆鏡,她有點心虛,這個水煮魚有點微辣。病人不太適合吃辣的,她剛才只是自己想吃,忘記了蕭恆鏡,現在在管小E要,也有點不可能了,就騙蕭恆鏡說;今天沒有打到獵物,只好下河裡抓點魚。蕭恆鏡;沒有關係,本來讓你一個女人打獵就過分了,有魚吃就很好。

蕭恆鏡看着水煮魚;魚肉質細嫩,魚湯中布着一層鮮紅的材料卻不知道是什麼,把一片片白色的魚肉襯的分外誘人,夾一片放嘴裏,嫩黃爽滑,味道妙不可言。( 這個朝代還沒有人用辣椒做食品)他說這個魚很好吃。鑒於上次的叫花雞,他決定先不問名字,先吃了在問。

水煮魚很好吃,蕭恆鏡忍不住多吃一些,卻聽,明月說,你的傷口,不宜多辣的,你少吃點吧。蕭世恆鏡聽完,默默的,把自已夾的魚片,放在明月的碗里。

說完飯。明月說,你身上還中毒。但是現在條件不充許,你的身體也不允許。我還解不了。(有錢之後,她問過小E,讓小E把他身上毒也解了,可是小E說,另外兩種都是慢性毒。而且解一種的的解藥卻能激活另一種毒藥。所以不單純用解藥解,必須用針灸清毒,然後在用藥浴)

蕭恆鏡更震驚了,他中了兩種慢性毒的事,只有自己最親近的人知道。連宮中太醫都檢測不出來,束手無策。她居然知道。還說能解。

秦明月看着他盯着自己,以為他擔心,自己身上毒解不了,就說,別擔心。我會弄到材料給你解毒的,我們現在的情況,要先養好傷。離開這裡,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我會給你解毒的。

蕭恆鏡說;好,聽你的。

因為山裡濕度大,也涼,天天換藥,對傷口並不一定好,明月2-3天給蕭恆鏡換一次葯。這樣子,他們平靜過了幾天。到了第7天,明月用一個特別的小鑷子,把這些釘都給起下來了,只留下一道道白痕。蕭恆鏡的內心十分震驚。

到第10天頭上,蕭恆鏡已經好了很多了。明月早上起來,覺得胸口悶悶的。肚子里也不是很舒服。有一種想要發脾氣的感覺。她難受不說話。蕭恆鏡從來沒有看過她這樣子,她永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