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醫在上,冷王慢點追》[福醫在上,冷王慢點追] - 第5章 相處2

吃完粥,秦明月把碗收拾下去,又回到小木屋,把小木屋,收拾了的乾乾淨淨,把桌子,凳子,都擦乾淨,沒有辦法,她但凡有一分力氣,就不能讓自己在全是灰的屋子裏面呆下去。

蕭恆鏡一直看着她,皇宮的爾虞我詐,相互算計,從小養大他,他視為親娘的母妃,下毒害他,讓他對世間一切都很冷漠。他不相信有人無緣無故的救他,她一定是有目的,知道他是閑王?想讓他做什麼?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明月問。

蕭恆鏡,終於忍不住開口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出現棺材裏面?你知道我是閑王?你希望本王幫你做什麼?

秦明月,本在收拾屋子,他一說話,明月的目光挪到他的身上。走過去,扶住他。又吃力的把他的身體放平。你別激動,也少說話,你失血過多,有輕微的腦震蕩,需要卧床休息。我不為什麼救你,也不需要你做什麼。我叫明月,是個護士,想了想,這年代沒有這個詞,又說,我是個醫者,救你是我的職業道德。蕭恆鏡;職業道德。似乎他從來聽過這個詞。他又懷疑的問;我在棺材裏威脅你,要殺了你,你也沒有目的地救我?明月;醫者準則,無論患者是何種身份,何種地位,何種情況,醫者都不可以拒絕救治病人或是歧視病人。

蕭恆鏡,有些詫異;醫者準則,不可以不救。明月點了點頭;對,我上班的第一天,就是宣了誓。要平等,用心對待,每一位患者。你少想一點,你應該多休息。患者總喜歡多思多想,這樣對你們恢復健康沒有好處,你閉上眼睛,好好睡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