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靜汐藍哲旭》[付靜汐藍哲旭] - 4.委屈

  第二天清晨,靜汐六點多就醒來了,看到睡在自己隔壁的男人,回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感覺到了一陣甜蜜。
  既然決定做他的太太,那就做好每一分可以為她做的事,哪怕身體挪動半分剩下的只有疼痛,靜汐依舊下了床,為床上的男人準備早餐。
  對於靜汐來說可以把自己交給這個男人是幸運的,是幸福的。
  當藍哲旭醒來的時候頭就像要裂開一樣疼,昨天晚上雖然喝醉了,但是記憶還是有的,看到床上還有自己身上,大概發生什麼成年人都懂。
  藍哲旭下床給自己洗了個澡,就跑到樓下去。
  「付靜汐,你給我出來呀!」藍哲旭在客廳裏面大喊。
  靜汐現在走路就有絲絲疼痛,所以走的速度比較慢。
  「怎麼啦?」靜汐正在往廚房門口的方向走,聽到聲音的藍哲旭直接跑了過來,把靜汐堵在門口。
  「我從來沒有發現你這麼賤,昨天晚上我喝醉了,你怎麼可以跟我……」
  靜汐現在腦海里只有他罵自己賤的那一句話,「我賤,我到底哪裡賤了?」
  「你還好意思問,昨天晚上你明明知道我神志不清的你還跟我發生這種關係,是不是以為爬上了我的床,以後就能在這個家裡站穩腳跟。」藍哲旭現在想的都是攻心計。
  靜汐抬起手就給了他一巴掌。「我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嗎?我只是跟自己的丈夫發生了關係,就只是自己的丈夫而已。」說完也顧不上自己的疼痛,哭着跑了出去。
  藍哲旭還定定地站在那兒,腳就像被釘住了一樣,靜汐那句就只是自己的丈夫而已,還有那可憐巴巴的表情,眼中帶恨的眼神,真的震撼到他了。
  如果她是這樣的人,那自己又好的到哪去了呢?他自己清清楚楚的記得昨天晚上那丫頭原本是要離開那個房間的地,是自己把她拉回來了……
  而且這段時間以來他們相處的十分和睦,那個女人一直禁着妻子的責任,她明明一切都做的這麼好,藍哲旭現在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就只剩下懊惱。
  靜汐從家裡跑出來她連自己要去哪都不知道,這時候天下起的小雨正是她此刻悲涼最好的寫照,越往下走,雨越大,打**她的頭髮,她的身體。
  她出來的時候連手機都沒有帶,她現在能去哪,回付家的話爸媽應該會擔心吧,依藝那吧。
  靜汐在路邊打了一輛車,回去之後叫依藝下樓付錢……
  藝看到靜汐滿身濕透的回來,腳上還單單只穿了拖鞋,這麼大的雨,秋風吹起來陣陣的涼意。
  「傻丫頭,你怎麼回來了?你老公呢?」
  那一刻靜汐也不管自己身上有多**,抱着依藝大哭,就像一個孩子一樣放肆地哭泣。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靜汐哭起來的聲音真的嚇到了藝。
  「他根本不愛我,他根本不想要我。是我自己賤,送上門讓人踐踏。」聽着越來越不對。
  「他是不是欺負你了?」,依藝問。
  無論怎麼問靜汐都是一副哭泣不願意說的樣子,等靜汐
  「昨天他喝醉了,我跟他……在一起了,因為以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而已,因為他就是那個我救的人,一個星期以來我對他的感情已經超越了喜歡,原本以為她跟我也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