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將軍俏公主》[腹黑將軍俏公主] - 第9章 小命重要

沐雲香那話的意思,不就是盼着當今皇上死了,沐雲初就沒人護着了嗎。
「越發口無遮攔了你!你想過沒有,若是此刻有居心叵測之人就在母妃的寢宮監視母妃,你說的這些話被人聽了去傳入你父皇耳朵里,你該如何解釋!」
方妃快被這女兒說的話給氣死了,壓低了聲音訓斥。
沐雲香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岔岔不平的閉了嘴,可心裏還是不甘心,小聲嘀咕道:「我也是父皇的親生女兒,憑什麼我要活的這麼小心翼翼的。

方妃看見女兒委屈的模樣,心頭軟了下來,心疼的上前將沐雲香摟在懷裡:「不怨你,我的女兒處處都是最優秀的。
要怨就怨母妃,是母妃沒有本事得你父皇的心,是母妃沒有本事才讓你們姐弟過的如此窩囊。

雲香分明是他的親身女兒……
為了一個早就死掉的人,那個男人真的好狠的心。
沐雲香看見母妃傷心,心中也是不忍:「母妃,女兒沒有怨你。
女兒和弟弟從來都沒有怨過您。

不就是忍嗎,她忍得!等她弟弟登上皇位之日,和沐雲初的賬再一一清算!
方妃欣慰的點點頭:「好閨女,別在宮中久留了,回學府去吧。
母妃給你做了些酥餅,你帶過去吃。

……
朝廷賑災錢糧清點完畢,問策離開之時沐雲初去城樓上看了一眼。
但願問策能順利的處理好此事,烈陽國雖然強大,但再強大的國家也經不住慢慢的侵蝕。
賑災一事,說到底她有錯。
若非她無理取鬧的非要將差事交給方天成,問策估計早就出發了。
目送問策走遠,沐雲初才伸了個懶腰轉身。
「公主,咱們好久沒出去玩兒了,過兩日太和廟有燈會,咱們去看看吧。
」彩月興奮的很,這丫頭就喜歡熱鬧,但是跟隨沐雲初嫁到方家,有一年沒有出去瘋過了。
「不去,本公主一出城父皇又得費心的安排護衛,我還是讓他老人家少操點心吧。

「皇上不老,正當壯年呢。
」彩月說這話賊兮兮的湊近沐雲初:「先帝在皇上這個年紀還在納后妃呢。

「你個丫頭,本公主很久沒有收拾你了是不是?這些事情也敢說?回去後讓許嬤嬤打你兩板子!」
「啊?」彩月哭喪着臉:「奴婢知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不打你不知道長記性,賣萌沒用。
去將本公主得浴池打掃出來,本公主要沐浴。

沐雲初將彩月丟在身後,彩月哭喪着臉:「哦……」
宮中的浴池照着皿山溫泉池修的,沐雲初有個專屬於她的小池子,不過除了她之外,幾乎沒人會在浴池沐浴。
浴池是鵝卵石修的池子,偌大的池子中要保持水溫不會快速降低,就得事先在池子底下的爐子生火,熱度穿透厚重的池壁也需要時間。
至少需要耗費兩個時辰能入浴。
皇上嫌用浴池太麻煩,於是冬天用浴桶,夏天直接沖涼水。
皇上都這般節儉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