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之地之山鳥魚澈》[封天之地之山鳥魚澈] - 第2章 三十六天罡守城(2)

幾近金黃,雙手之上燃起明黃色的火焰,

那人驚恐道:不可能這不可能 靠帝絕技,邦邦兩拳,非超神級不可習,你才神級下品啊!

那日飛將以斷臂為代價強行斬殺敵方神級巔峰高手 反身而回對城中守家之人強顏笑道:幸不辱命敵方唯一一名神級高手已被我斬殺 ,接着就靠你們了 ,

鮮血滴落在飛將素裙之上又為飛將添了一絲凄美守家軍之人望着飛將垂落的右臂滿眼心疼,

紅星閃閃手持銀槍沖向步軍大陣,一路向北只殺最南端之人, 以槍為線 , 無人能過比線,槍出如龍血氣之盛只有當年的項羽能夠與只匹敵

笑着對身旁的老K的k,:來!比一比

老K道:你不行

老k一拳破甲二十四!兩人向步軍大陣衝殺而去,

大規模作戰武夫如何硬抗大軍?這兩人這是一心求死啊,

觀今立於城門外 :我有一劍自八歲配於身側至今未出,今日拔劍 請諸位赴死。

劍氣浩蕩浩蕩六千里,劍光過處人馬皆死 這一劍以有超神級的風采。觀今八歲佩劍 一劍未出 出劍以四十年養劍意氣破騎軍重甲八千騎 四十年養劍意氣盡散。

領哥手持青瓷酒壺,仰頭引上一口古井貢酒笑道。諸位,誰人與我去衝破了那左翼步軍。星城. 星辰. 星哥,三人緊隨而上,盧海傑手中刀以卷刃奪過敵軍一桿長槍。

五人一行欲破哪左翼步軍大陣。兩千年前有大秦 風起,今日有靠家求帕嘞。五人衣衫染血,一步不退,

領哥又飲了一口古井貢原漿酒。問到海傑整點兒吧,

盧海傑接過一飲而盡,笑道,如果這次我們能活着回去。我請你吃海參。

那日五人衝撞,步軍大陣。左翼步軍兩萬五千人皆死絕白象左翼步軍。從此除名,

領哥一身血氣,幾近枯竭,若無機緣,此生不得寸進,盧海傑身中四刀,被軍馬衝撞。斷了數根肋骨,星辰, 星城, 星哥,力竭而倒,生死不知。

曉舞, 退役海王 , 隨便看看。東道主晨光熹微,少坊主。七人沖向中軍步卒。

七人以曉舞為首,義,退役海王,緊隨曉舞左右兩側東道主晨光熹微。一緊隨二人,隨便看看。少坊主。尾隨而至。

這七人便是七劍。這七件便是一劍。曉舞為劍尖。義,退役海王。為為劍刃東道主晨光熹微為劍格,隨便看看,少房主為劍柄。

那日靠家七劍,劍光在軍陣之中,如靈蛇遊走,來回穿梭,七人在生死之間領悟一座劍陣,那日白象軍中七位劍神臨陣破鏡。

七劍破敵三萬餘。白象引以為豪的三萬龍象軍世間除名,七位劍神力竭倒在累累屍骨之上。飛將飛身而下以氣機牽引將七人帶回城頭,靠家有劍名為守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