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爺》[風流太子爺] - 第4章 引獵物入局

「咳咳……」

秦揚差點沒一口老血吐出,他快被這群憨憨氣炸了!

他一個腦海里裝着華夏五千年詩詞精髓的王者,居然帶不動這群青銅!

哦,不,是廢鐵!

「噗!」

晏休看到秦揚被眾臣壓在身下的畫面,止不住大笑:「哈哈哈……太子殿下這雞撅屁股還沒撅完呢?快撅來給我等聽聽!」

「混賬!」

這話簡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不僅僅是侮辱秦揚,侮辱的還是炎國的臉面。

王座上的秦鎮眸中頓時透出一道冷冽的殺意。

秦揚心中也不忿。

晏休這老東西,陰陽怪氣內涵人還真是有一手!

他掙扎着起身,瞥了一眼大殿上的香爐,轉頭對晏休迅速道:「呵!聽好了,我這完整的詩是:雞叫一聲撅一撅,雞叫兩聲撅兩撅。三聲喚出扶桑日,掃盡殘星與曉月。」

念到「殘星曉月」的時候,秦揚特意加重了語氣,目光陡然變冷。

整個人的氣質從弔兒郎當變得冷峻威嚴。

安靜……現場詭異的安靜!

「這……這是這個廢物太子作出來的詩?」

晏休的心狠狠顫動了一下,他被秦揚周身散發出來的氣勢,震懾到了。

不止是晏休,在場所有的人都被秦揚的氣勢震得一愣。

「掃退殘星與曉月,掃退……」

眾人口中喃喃的重複着這句詩,越念越覺得有一種天地浩瀚,自身渺小如同螻蟻的感覺。

「開篇平庸無奇,可收尾卻有着一種氣吞山河,捨我其誰的霸氣暗存!」

「韻律沒有問題!用詞也沒有問題!關鍵是這首詩的轉折,將整首詩的意境無限提高!」

「哎呀,真是想不到啊,太子殿下竟然還有如此大才!」

「是啊,太子殿下這首詩韻律用詞皆為工整,金雞報曉點題,其中意境更是敢於星月爭輝!晏休那首跟這一比,算個屁啊!」

「太子,好樣的!」

炎國大臣豎起大拇指,對着場地**的秦揚,瘋狂打CALL。

只不過看到秦揚扶着老腰,眼神幽怨的樣子,大臣們頓時心虛無比。

御史台的方唐一拍腦袋,避開秦揚的目光對着一個白鬍子老頭抱怨道:「唉……草率了!楊大人,你怎麼就這麼魯莽呢?你看你差點把太子殿下壓壞了!」

楊大人揉着老腰,委屈唧唧:「你還好意思說我,太子殿下的褲子都要被你扯掉了!」

方唐:「……」

眾大臣:「……」

好像是這個理,按住太子的可是有十多個大臣……總得找人背鍋不是?

秦揚:「……」

炎國這群大臣真是戲精!

吐槽歸吐槽,但秦揚也沒忘了正事,邁步上前看着晏休:「晏大人,怎麼樣,這一局,你服不服?」

晏休心底慌了。

秦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