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爺》[風流太子爺] - 第3章 多跟大哥學着點

「皇兄,你……」

秦恆面上有些難看,指着身後幾人:「皇兄,你說我無能沒關係,可這幾位都是我炎國有名的青年才俊,博覽群書,皇兄你這樣目中無人,可是會讓眾人寒心的。」

一句話,瞬間激起了身後眾才子的不忿。

「如此不懂得禮賢下士,如此德行,怎麼配做太子之位!」

「二殿下如此為國為民,太子卻這般損人,未免欺人太甚!」

「就是,我等雖有愧坐上炎國四傑的位子,可千門公子卻是實實在在的強者!太子這麼說,實在令人寒心!」

呵呵!

秦揚心中冷哼一聲,他這個弟弟玩弄人心,把人當槍使還真是玩的666!

他都想給他搬一座奧斯卡小金人了!

「多說無益,賽場上見真章,晏大人,出題吧!」秦揚懶得理會秦恆一派的叫囂,朝晏休勾了勾手。

「咳咳……」

晏休顧着吃炎國太子和二皇子撕逼大戲的瓜,都入神了。

稍稍回神之後,他沉吟片刻,開口道:「我來到炎國數日,這天氣每日都是風和日麗,陽光明媚,不如這第一題我們就以日出為題!」

聞言,大臣們瞬間炸開了鍋。

「日出?這都已經是寫爛的題目了,想要在這樣題材上尋找些新意,可不容易啊!」

「最重要的是,我們寫出的作品不能見於任何的經史子集,大家都快想想。」

秦恆聞聽題目,連忙召集身後的青年才俊:「拜託了各位,希望各位能夠施展自己的畢生所學,保住我大炎國威。」

「二皇子放心,我等必定鞠躬盡瘁,竭盡所能!」千門公子拱手承諾。

「鞠躬盡瘁,竭盡所能!」

一眾青年也拱手承諾。

而秦揚則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甚至找了一處台階坐在了台階上,同時心中極力回憶他曾經背過的詩篇。

他穿越之前雖然稱不上是學霸,但經歷過高考苦讀,成功考上軍校的他,也不是慵懶的人。

他今天就要為這個廢物太子正名!

時間過去了大約半柱香,炎國才子聚集在一起,討論的熱火朝天,可半天都沒憋出一首關於日出的詩。

就連號稱炎國第一才子的千門公子也面露難色。

一位身着青衣,手拿摺扇,油頭粉面小書生打扮的男子正文思敏捷的在紙上揮毫潑墨。

這少年便是魯國的小詩聖——南宮瑾。

「晏大人,這首詩拿去吧。」

片刻後,南宮瑾將剛寫完的詩詞遞給晏休,還極為不屑的瞥了一眼對面的秦揚。

晏休呵呵一笑,擺擺手:「對付炎國太子,何須小詩聖出馬?老夫隨便作一首詩便足矣!」

狂妄!

簡直狂妄至極!

炎國大臣雙目猩紅,手指握拳,可憤怒最終還是化為一聲聲嘆息……

見狀,晏休愈發自信,將寬袖中手露出,比划起來:「諸位聽好了,我們魯國的這首詩,名為《日出》!」

「天際霞光入水中,水中天際一時紅。直須日觀三更後,首送金烏上碧空。」

「好,好詩!」

「大氣,這首詩着實大氣!」

「晏休大人不愧是我魯國名才!」

晏休吟誦出詩作之後,魯國的大使紛紛稱讚。

他們覺得穩了!

炎國絕無可能作出超越這首詩的存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