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爺》[風流太子爺] - 第2章 你能有詩仙強?

「給朕閉嘴!」

秦鎮眉上青筋直跳,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小事你胡鬧朕不管,但這種事關國家的大事,豈是你用來胡鬧的?

他當即怒道:「來人,把太子帶下去,關入宗正寺!沒有朕的命令,不許他踏出宗正寺半步!」

六七個禁軍立即上前,架着秦揚就要拖下去。

我特么……

秦揚見狀很無語。

雖然賭十座城池,的確有些驚世駭俗了。

你們不信,我也能理解。

但這可是贏回國庫的機會啊,小爺我又不能跟你們解釋,說我是穿越來的,一身文采足以碾壓在場諸位渣渣……

怎麼辦?

想到這,秦揚瘋狂給晏休使眼神。

那可是十座城池,大哥!

你倒是替老子說句話啊!

好在,晏休也算及時回過神來,見到秦揚就要被帶下去,臉色頓時一變。

真讓你把太子帶走了?誰送我十座城?

「等一下!」

晏休笑呵呵地站了出來,雙手攏入袖中衝著秦鎮行了一禮道:「陛下這是何意?太子殿下金口玉言,下官也是言出必行,因此,我與太子殿下賭約已成。」

「陛下這時把太子殿下帶下去,是不想履行賭約嗎?」

秦鎮抬頭看向晏休,眼中寒意一閃而過。

欺負他炎國文脈不興就罷了,竟然還想再利用太子,拿走炎國十座邊城?做夢!

他忍着殺人的衝動,面無表情道:「太子頑劣,之前不過是和晏大人開個玩笑而已,晏大人不必在意。至於晏大人想要炎國國庫……朕准了!晏大人盡可搬便是!」

剛才秦鎮不退讓國庫,是因為炎國現在處處需要花錢!

但現在被秦揚這麼一攪合,區區國庫和十座邊城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晏休聽了秦鎮的話不由冷笑,心說你這破國庫,能值得幾個錢?

但這不費一兵一卒拿了十座邊城,可是史上首例,足以流傳千古。

而靠着這份大功,足夠封王拜相了。

到時我晏休,還需要像現在這樣四處奔波嗎?

晏休臉色一沉,盯着秦鎮道:「呵呵!原來在大炎,國事都可以拿來開玩笑的嗎?陛下不承認也沒關係,晏休也可以不介意,只是這事情傳出去……」

他故意拉長了尾調,嘴角泛起了几絲的嘲諷道:「那天下諸國,會如何看待炎國呢?恐怕會說炎國言而無信吧!」

「到時……陛下可要好好想想,炎國和盟國的關係會怎麼樣了!」

秦鎮聞言,大裘下的手倏然一緊,眼中的殺意也漸漸泛出!

就連一眾大臣,臉色都鐵青下來。

要是答應了,讓魯國兵不血刃拿下十座城,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啪啪……」

一陣掌聲響起。

眾人抬頭望去,只見秦揚已經掙脫了禁軍的束縛,拍着雙手走了過來,衝著晏休豎起了大拇指道:「晏大人說的太對了!咱們怎麼能讓天下人看不起我炎國呢?比,必須得比……」

秦揚見到秦鎮青筋直跳,明顯要炸了!

「撲通!」

一位大臣聽到秦揚這話,險些站不穩直接摔倒在地,幸好有旁邊的大臣及時扶住。

「殿下,這可時候可不是逞強的時候,慎重啊!」

「太子,萬萬不可意氣用事啊,前車之鑒,歷歷在目啊!」

大臣們一個個心焦如焚的模樣,事關炎國的十座城池,怎能如此兒戲?

國庫就是這麼輸的,難道還想再來一次不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