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她重生後復仇虐渣坐擁江山》[瘋了!她重生後復仇虐渣坐擁江山] - 第3章 姚元的苦衷,林月華氣憤

趙鳳見夫君歸來,連忙帶着自己的兒子去迎接。

「夫君可是和鎮國侯商論事務才會晚到?」

林月華手挽着林正業,用很是歡快的聲音回答:「非也非也,爹爹和鎮國侯退朝後就相約一起玩樂,小女今日離家玩耍偶遇到了爹爹二人。」

「原來如此。」

此時林正業聽了女兒話後,稍稍緩了口氣,接着入座。

呵,果然是這樣嗎?林月檸內心冷哼,上一世,她偶然間得知林正業試圖對軍事進行干涉,看來自己父親倒是野心夠大。

至於這個鎮國侯,名叫姚元,當年跟隨先帝出征,替他打下了這片萬里河山,後封侯賞地,無不風光。

林月華此時表現十分活潑,像是一名天真無邪的少女,她毫不避諱地坐在了鎮國侯旁邊。

按理說,鎮國侯旁邊坐的要麼是貴賓,要麼就是有血緣關係的人,林月華此舉動倒是有些刻意,像是為了什麼目的一樣。

林正業像是根本不在乎自己妻子的祭日,他命令下人們接着表演,頓時,寂靜的大廳又熱鬧了起來。

林月檸偷偷觀察姚元的表情,發現自己的外公一聲不吭,一直在喝悶酒,想來也是不舒服,畢竟是自己女兒的忌日,說是祭拜,其實和參加什麼慶典差不多。

也就是說,這個人林月檸可以利用,畢竟她是姚元女兒的後代。

在林月檸思考如何拉攏外公時候,此時大廳**來了一支舞團,數十名少女身着白色衣,接着開始跳起哀悼亡者的舞蹈,這時候,一聲幽暗哽咽的笛聲傳來,朝着聲音望去,正是同樣穿白衣的林月華。

這笛聲聽後讓人產生共鳴,在場的人多多少少受到感觸。

而後林月華開口:「聽聞前任主母最喜歡吹笛子,小女子不才,今日是她的忌日,特意獻上此曲,以表哀思。」

林正業微笑:「女兒有心了。」

林月檸只覺得這些人假惺惺的真是夠了。

林月華見鎮國侯沒有說話便又開口:「小女子知道自己非前主母所生,但是那個怪物今日死活不肯出門,為了逃避忌日竟然自己跳進湖裡,至今未醒,小女實在看不下去了才親自為前主母吹笛。」

聽了女兒的話,趙鳳頓時臉色發白,女兒的計劃沒告訴自己,她剛剛才把林月檸放進來,不過還好她倒是聰明沒有站出來,現在還來得及,我得讓她快點離開!

哪知旁邊和侍女打情罵俏的林順業直接來了一句:「那怪物今日不是來了嗎?諾,不就在那裡坐着嗎?」

趙鳳覺得自己的兒子蠢笨至極!

鎮國侯聽到自己外孫女的消息,順着林順業指的方向看去。

一名身着素錦的少女安安靜靜地坐在最後一排,極為隱蔽,果真如人們傳言,滿頭白髮,造孽啊!

林月華看到林月檸頓時瞪大雙眼,她不是派人把她推湖裡了嗎?侍女說她明明昏迷不醒,為何還在這裡!

只見林月檸禮貌地站起來向姚元行禮,然後後退好幾步。

姚元問:「說起來我也是你外公,為何後退?」聲音威嚴至極,不愧是上過戰場的人。

林月檸平靜回答:「回外公,小女自知為不祥之軀,怕衝撞了外公。」

姚元轉身向林月華問:「你不是說她昏迷不醒嗎?」

林月華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支支吾吾,她並不是很擅長應付謊言被識破。

未等他回答,林月檸直接說:「回外公,小女並非不想祭拜母親,只是今日不小心掉進湖中,剛剛醒來,也不知被哪個『不懂事』的誤傳謠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