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妃駕到傾倒眾生》[鳳妃駕到傾倒眾生] - 第4章 不問愛恨糾葛

只聽見後面有個急切而慌亂的聲音,尖銳的喊道:「停!」
然後是馬被忽然拉住韁繩而仰天長嘯的嘶吼,陪護的官員立即惶恐下馬,「皇上,怎麼了?」
六兮已到拐角的地方藏了起來,她探出身子,悄悄的望向遠處街面。
隔着遙遙的距離,她看着他站在馬車上,華袍加身,氣宇軒昂的樣子,他的拳頭握的緊緊的,唇角亦是抿的死緊。
直到許久他搖搖頭,自嘲的笑了一下,轉身回到馬車內,雖然萬重的人圍着他,然而他的背影卻在繁華之中凸顯的如此寂寥。
人群也散盡,六兮劇烈跳動的心才漸漸平復下來,她竟然看到了寅肅,這顆被他傷的千瘡百孔的心隔了這麼多年,還是刺痛的厲害。
這個人在她心裏是頑劣的存在,愛也好,恨也罷,根深蒂固,連她自己都撼動不了。
六兮找了一個客棧暫且落腳,客棧的大娘見她一個單身女人,又說要找工作,當即非常熱情的介紹道:
「姑娘,我這倒是有一個活兒介紹,你看看能不能做。」
「正經的活就好,煙花場所就算了,您看我這年紀與樣貌,也做不了。」
這是實話,六兮現在喬裝打扮,梳着婦人髮鬢,穿着質樸的村裝,臉上也有化妝後出現的暗黃皮膚。
在街上,遇到寅肅着實把她嚇着,這麼打扮也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客棧大娘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問道:
「嫁過人嗎?」
「嫁過,年前病死了。」
她隨口胡說,表情也配合著黯然。
「也是可憐人。
我給你介紹的這活兒啊,是去當封府的丫鬟。
這封府,你知道吧?
天朝首富。
你看這天城裡沿街的商鋪?
十家有九家是封家的。」
六兮確實也注意到了,剛才見街上,每家商鋪上面夠掛着一面旗,旗上寫着一個封字,原來是這樣。
但她奇怪的是:
「既然封家這麼有錢,還找不到一個丫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