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之爵》[法王之爵] - 第2章 覺醒(2)

過了一會兒魄石的光顯示出來了。

「水屬性」凌空說道。

「嗯?水屬性?厲害嗎」張君屹望向了凌空道。

「不錯的,有治療」凌空接著說道。

「呵呵呵,水屬性,相當不錯,今年的學生質量很高啊,這一屆的高校PK賽有希望了,呵呵呵」老師笑呵呵道。

淼樂睜開了眼,看向了魄石。

「嘻嘻嘻,我很喜歡這個屬性」淼樂笑嘻嘻道。

「樂樂,樂樂,嗨,你真厲害,水屬性的魄力呢」張君屹站了起來朝向淼樂大吼道。

「是的呢,以後你受傷了,我可以為你治療了哎,哈哈」淼樂回道。

說完淼樂走下了講台。

「下一個,凌空」

「呼…該我了」

「放輕鬆,就算沒覺醒到好的屬性也不用悲傷哦,哈哈哈」張君屹朝向凌空說道。

「滾,狗嘴吐不出象牙」。

不一會兒凌空便走上了講台,他把手放了上去。

過了一會兒….

魄石有了顏色。

「挖槽,冰屬性,是冰屬性,凌空你吃了狗屎吧!」張君屹大叫道。

「哇!」老師似乎也被嚇了一跳。

「等等,有異變」

「卧槽,是天生靈器,看着形狀好像是一把匕首」老師看向凌空的眼神都變了。

凌空也睜開了眼。

「還好,沒讓我失望」凌空說道。

「咳咳,凌空是吧,你好像有一把天生靈器,弄出來看看是什麼吧」老師興奮的說道。

「嗯?天生靈器?」這一下凌空也被驚訝到了。

接着凌空就像老師之前那個動作在胸前做二指狀然後聚精會神。

過了一會兒..

一把藍色的匕首出來了。

「哇」教室的眾人都尖叫了起來。

「是冰瑰利刃,不錯不錯真不錯,哈哈哈哈,小子,好好用這把匕首,它可以成為你的殺手鐧哦」老師開懷大笑道。

「嗯」

「完了,凌空這賤人肯定要瘋狂嘲諷我了,完了完了,以後在他面前抬不了頭了,完犢子了」張君屹心裏想到就害怕。

說完凌空便走下了講台。

這時全班同學都聚焦於凌空

「哇!他好帥啊」

「好有氣質啊,就像冰雪王子一樣」

不少女生都犯了花痴。

「好了,這下,最後一個了,張君屹,上來吧」

「終於該我了,媽的」張君屹看了一眼凌空心裏有點不服氣。

「加油哦,君屹」淼樂的聲音傳了過來。

然後張君屹頭也不回的走向了講台。

張君屹笑嘻嘻的看向了老師。

老師皺起眉道:「別給老子嬉皮笑臉,把手放上去」。

「哦」

說完張君屹就把手放了上去。

過了一會….

魄石沒有什麼反映。

又過了一會….

魄石還是沒有什麼反映。

「不會吧?」此時老師和同學都在懷疑張君屹了。

「不要啊,君屹,不要失敗啊」淼樂祈求道。

「嗯?怎麼回事」凌空也看向了張君屹。

此時張君屹的意識進入了一個次元空間。

「媽的,又是這裡,不要啊,我TMD在覺醒呢,別壞我好事啊」張君屹急了。

忽然次元空間出現了三個不同光芒的光柱,張君屹感受到了牽引,便由着意識飄了過去。

第一個是黑色的,張君屹飄了進去。

「挖槽,這裏面的環境真TM惡劣」

只見裏面到處充斥着黑色的氣體。

張君屹想要出去,可發現根本出不去,似乎他本來就存在這裡一樣。

「完了,出不去了」張君屹沮喪道。

張君屹便隨着黑色氣體四處飄蕩,終於飄到了一個地方停了下來。

張君屹看了看四周,發現了前方好像有一座雕像。

「什麼玩意兒啊,不會讓我打BOSS吧,我TM還沒覺醒呢,媽的」

此時張君屹胸前的項鏈完全變成了黑色。

過了一會兒,張君屹安撫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便飄了過去。

只見那尊雕像好像帶着烏鴉面具?還是說那是他本來的樣子?他的身後有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壓迫感極強。

「挖槽,真的要打BOSS嗎?」

突然那尊雕像的眼睛閃爍了一下紅光。

「終於來了嗎?是時候兌現我的諾言了」。

「誰?誰再說話?」嚇得張君屹一個激靈。

只見所有的黑色氣體全部瓢向了那尊雕像。

張君屹也注意到了道:「怎麼回事?難道雕像真的是活的嗎?」

只見雕塑動了起來,他把所有的黑色氣體都融成了一個球,最後他把自己的左眼被眼罩矇著的眼球也扣了下來也融入到了球裏面。

「好好掌握這份力量吧,少年」雕像留下來一句話然後就突然消失了。

「什麼?什麼力量?」

突然那個包含着左眼的球飛向了張君屹,打中了張君屹。

「啊!好痛!!我要死了」張君屹大叫道。

黑色氣體包裹這張君屹全身。

張君屹的身體似乎也在吸收這些氣體,那顆左眼把張君屹原本的左眼給分解了,然後自己鑽了進去。

「啊!」張君屹大叫了一聲。

分解的過程必然是痛苦無比的。

不知過了多久,黑色氣體逐漸消失,或許是被吸收完了。

第一道黑色光柱熄滅。

張君屹看了看自己,我這是獲得了什麼力量嗎?是什麼屬性的魄力呢?

「媽的,不會是暗屬性的吧,不要啊,我張某人一生光明磊落,不要這種偷偷摸摸的啊」張君屹大叫道。

說著張君屹飄向了第二個光柱,這個光柱是火紅色的。

「媽的,這不會是火屬性的吧,卧槽,那我天生就有三重屬性的魄力嗎?卧槽,卧槽,NB了這下」張君屹臉上洋溢了得意的笑容。

進來了之後,張君屹的身體便自己開始吸收紅色的氣體。

「這次還好,沒有剛剛那麼痛苦」張君屹吸收完了過後道。

只不過在張君屹的火魄空間中睜開了一道巨大的龍瞳。

「哈哈哈,下一個」張君屹心情好到了極點。

說著便飄向了最後一個藍色的光柱。

「這個應該是水屬性的吧」張君屹自言自語道。

張君屹進去了過後開始瘋狂吸收裏面藍色的氣體。

「霍,真爽,我TM見習就有三個屬性的魄力,誰敢來惹我,看我不打爆他,凌空?呵呵」張君屹大笑道。

突然,次元空間開始出現了一點晃動。

「吸收了那三道光柱,是要崩塌了嗎?」。

晃了一會兒,突然又停了下來。

忽然在張君屹的面前出現了一把長劍,劍身非常細長,精美。

「哇,難道這是我的天生靈器嗎?好帥啊」張君屹再次驚訝道。

說完張君屹就想去拿劍,可無論怎麼他怎麼拿都拿不起來。

「媽的,我的東西我還不能拿了嗎?」

最終張君屹放棄了,因為他根本拿不起來。

又過了一會,張君屹再次腦袋暈厥過去。

再次醒來他就發現自己還在教室中,只不過教室裏面的人都走光了,就剩下他和老師了。

「不錯,不錯,你很優秀」老師讚賞道。

「???老師你都知道了嗎?」張君屹道。

「呵呵呵,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覺醒時間特別長,而且魄石的光芒閃爍了不止一種顏色,而且我好像還看見了天生靈器的影子」老師笑眯眯道。

「額…嗯…雖然過程有點意外但結果還是好的」張君屹解釋道。

老師突然把張君屹摟着道:「嘿嘿,你小子不打算給我透露透露嗎?」

「好吧,我覺醒的是火屬性的魄力,好像是有一把天生靈器,是一把長劍」張君屹說道。

「可以啊,你小子居然是火屬性的,火屬性的傷害賊TM高,好好利用上吧,給我看看你的靈器是啥樣的」老師說道。

「額」

「咋了?」

「我召喚不出來」

「怎麼會呢?聚精會神」

張君屹照做了但是還是依舊沒出現。

「怎麼會呢?」老師陷入了疑惑。

「算了,老辦法試一試吧」老師自言自語說道。

「?什麼老辦法」

說完老師就走到了張君屹身後,然後給張君屹傳輸靈魄。

「再來,聚精會神,再試一次」老師咬牙說道。

張君屹再次嘗試了起來,過了一會,一把細長的劍的影子模糊的閃爍了幾下。

「這…這是」老師似乎有些驚訝。

「還是失敗了,根本召喚不出來」張君屹嘆氣道。

老師沉默了。

「你回家吧,後天正式開學分班,記得別遲到了」老師說道。

「可以回家了嗎?那我走了」張君屹說道。

說完張君屹就像那脫了韁的野馬一樣,跑的飛快。

老師在教室裏面沉默了許久,似乎在想什麼事情,最終他走向了校長辦公室。

「回家咯,哎呀,累死我了今天」張君屹慵懶的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