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輝煌人生/都市之輝煌人生》[都市之輝煌人生/都市之輝煌人生] - 第7章想嚇死人嗎

火辣辣的陽光穿透過玻璃直射在白色的地磚上,略顯擁擠的辦公室看起來光線十足。這裡是市委政研室的辦公室,整個市委政研室共有三十來名行政編製,就分屬在幾個擁擠的辦公室里辦公,跟那些有錢的單位比起來,這裡的辦公條件實在是稱得上艱苦,即便是跟隔壁合署辦公的市委辦公廳相比,條件也不知道比這裡好上多少倍。

黃海川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側着臉望着窗外的天空,一臉的慵懶。在他跟前的辦公桌上堆滿了報刊書籍文稿,壘的老高,將他整個人都淹沒了進去。若是不熟悉的人進來看到,恐怕都還以為這張辦公桌上無人。

那天晚上的事情已經過去三天了,黃海川卻覺得彷如昨日一般。這幾天他都一直魂不守舍的,並且時常忿忿不平的大罵自己,早上起來常對着鏡子,指着鏡子罵自己色狼、虛偽、道貌岸然,白天才跟段明信誓旦旦的說對何麗這個人不感冒之類的話,晚上何麗稍微主動勾引下他,他就找不着東西南北了,結果還碰到在那裡蹲點釣魚的協警,雖然最後何麗拿出了三萬塊錢了結了此事,事情也如兩人所願,並沒有聲張出去,但黃海川終是覺得此事彷彿成了他身上的一個污點,擦之不去。

對於那幾名協警,黃海川是恨得咬牙切齒的,但也僅僅只能是如此,別說他只是個小小的政研室副主任科員,就算他手頭稍微有點小權力,這種事情基本上也只能認栽了,誰也不想將這種醜事聲張,再說拿幾名協警開刀,也實在是算不得什麼威風,何況那晚雖然從頭到尾都只是那幾名協警在場,但那幾人頂多是沖在前頭的蝦兵蟹將而已,就何麗拿出來的三萬塊錢,那四人要是能一人分到兩千塊恐怕已經是燒高香了,真正拿大頭的卻是後面的人。

「這個社會,要麼得有錢,要麼就要有權,有錢有權的人才能過上等人的生活,沒錢沒權只能受人嘲諷,欺負。」黃海川無奈的嘆氣着。

黃海川清晰的記得他跟何麗兩人出來時,那幾名協警看着他的眼神嘲笑而諷刺,黃海川心裏知道這幾人怕是已經完全把他當成吃軟飯的人了,誰讓所有的錢都是何麗出的呢。

那晚回去的路上,黃海川有跟何麗暗示了一下說要把錢給她還上,何麗只是不在意的揮了揮手說,「不用,一點小錢而已。」

黃海川知道這錢在何麗眼裡確實是一點小錢,當然,一人一半平攤的話,一萬五在他眼裡也算不上什麼大錢,只不過也不是一筆小錢就是,畢竟他也只是個拿工資的人。

想着何麗這幾天沒再來跟他聯繫,黃海川心裏是大鬆了口氣,何麗縱然是一個漂亮的都市麗人,他也差點經受不住誘惑跟她發生了關係,但他內心不再希望跟她發生交集,他只希望那晚成為過去被遺忘在記憶的角落。

「不過這錢卻是要找幾個機會拿給她,省得日後糾纏不清。」黃海川想到那三萬塊,心裏不自覺的提醒着自己。

『咚咚』的敲門聲從門口傳來,黃海川頭也懶得抬一下,繼續潛伏在書刊背後想着自己的心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