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蟲醫妃》[毒蟲醫妃] - 第7章《終南別業》(2)

縫隙中看着外面的狀況,聽到她這麼說,撲哧一下笑了,宜都笑道:「子樓,你一個小娃娃,知道這麼多呀!」

「當然,娘親寫下的那些詩集,子樓可是有看過的,這女子的詩,如此普通,尤其最後一句更甚,這麼通俗,怎麼會不懂!」

幾人互看,子樓小姐,不是一般的小孩!

而躲在桌子底下的子辰,在聽到子樓的話,嘴角揚了揚。

墨軒冷在亭子中,也注意到了鳳七棲,他轉了轉手中的茶杯,突然,被鳳七棲身後探出的一個小腦袋吸引了過去,他皺眉,手中的茶杯一頓,「蒼鷹!」

站在墨軒冷身後的蒼鷹上前一步,到了他身側微微彎了彎腰。

「你立馬回府,查看世子的情況,還有,立馬派人,保護七號船上的人!」墨軒冷有些惱怒地說著。

蒼鷹有些不明所以,但爺的吩咐,他回了聲是,便立馬去執行了。因為事關世子,不得怠慢有誤!

墨軒冷眼神一冷,那個孩子……子辰!

鳳七棲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墨軒冷盯上了,只感覺眼前的荷花景色很美,而對於剛剛那女子對她的表白詩,她也置若罔聞。

她不搭理楚然兒,安靜的時間久了,楚然兒就有些站不住了,有些惱怒道:「你這人好生無禮!怎得這樣無視人?」

楚然兒只感覺自己生平第一次被人打了臉,她是東國首富的女兒,從小就是被人捧在手心上的人,要什麼有什麼,可鳳七棲這麼做,楚然兒突然覺得自己好有臉面,就感覺鳳七棲是在藐視她。

她從來就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在她身邊的人,從來都是只有順着、捧着她的人,哪裡有鳳七棲這樣的。哼!這男子,她要定了。

而周圍的人,原本也在等這位公子回應,沒想到,等了這麼久,卻沒有等到,等來的,只有楚然兒不滿的質問,但這時,人心卻起了看熱鬧的心思。大家想看看,這位公子郎,該如何解決。

鳳七棲原本在看荷看的心中高興,貿然聽到楚然兒這一嚷嚷,心中嘆氣,沒想到,她竟讓首富的浪**兒給看上了,鳳七棲此次回京,京中的情況,多多少少,她都打探了一遍。

所以,她對楚然兒,也有些許的了解,不過是仗着家中的錢財眾多,為了滿足自己欲~望,便到處招收好看的公子郎為她的裙下臣!其實,眾多公子郎,不過是被迫入府罷了!更令人惡寒的,是有婦之夫,她也不放過。

「嗯?小姐是在與本公子說話嗎?」鳳七棲故作驚訝看向楚然兒,待看到楚然兒絞着手帕正欲發怒,她立即用摺扇遮住嘴巴,逗弄道:「哎呀呀,原來小姐正是和在下說話呀!」

「抱歉抱歉,剛剛在下出來,見到外面的荷花風景甚美,一時之間,迷了眼,貪戀了一下這荷花景色,額,小姐,在下看你身着不凡,氣質出眾,想必,是位賢良淑德,上得檯面的大度之人,應該,不會小氣於,惱怒在下,賞荷景的過失吧?

鳳七棲挑眉,說她楚然兒是大度之人,這楚然兒總不至於,為了這區區賞荷的小事,自毀形象吧!

而鳳七棲這一解釋,還加上了讚美,正中楚然兒的下懷。而楚然兒聽完,高傲的抬了抬頭,「哼!本小姐是大度之人,自然是不會為此等小事而和你計較。」她可是首富的女兒,當然是和旁的女子不同,在她看來,其他女子,不過是小家子氣,上不得檯面的東西,就連給她提鞋都不配。

鳳七棲見她傲嬌的樣子,佯裝用探尋的眼光去看她,楚然兒被她這探尋的眼神看的心跳加速,一臉嬌羞。

這公子哥兒還真是毫不掩飾,難道,已經看上她了不成?楚然兒心中一想到此,不禁掩嘴偷笑,嬌滴滴地埋下了腦袋。

這一操作,看在宜都她們的眼裡,就知道,這女子上套了,宮主在整人之前,多數會先將人捧一捧,再重重地摔了。

好戲開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