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蟲醫妃》[毒蟲醫妃] - 第7章《終南別業》

鳳七棲坐在椅子上,悠閑地喝着茶,外面的質疑和嘲諷,她置若罔聞,但潼湘卻聽不下去了,她們宮主的文采,隨便拿出一首詩來,都比他們這群人的要好,在這裡看不起誰呢!

潼湘氣不過,正欲回懟回去,被宜都一把拉住了手腕,「急什麼,宮主都不着急,你就再等等唄!宮主的脾性,你還不知道!」

宜都沉穩老練,一副我早已知曉結果的模樣,潼湘這才穩下情緒,冷靜下來,便認同宜都說的,宮主肯定會出手的,特別越是惡劣的環境,宮主越是反擊的厲害。

而鳳七棲此時,也緩緩放下了杯子。

看來,還是需要借鑒一下老前輩們的精華啊!得罪了,老前輩,拿着你們的詩來顯擺一下哈!

鳳七棲拿起手中扇子,在眾人的議論中站起了身,只見她一甩手中的扇子,扇子打開,摺扇在她手中輕輕搖着。

屆時,眾人看着一位翩翩公子郎從七號船中掀簾而出,嘈雜之聲,戛然而止,都被鳳七棲的樣貌,吸引了目光。

這時,池塘**突然升起了絲絲裊裊雲煙,眾人都被這一奇觀吸引去了目光,再也無心剛剛的事。

眾人只見,那裊裊雲煙漸漸升起,慢慢形成了一坨新雲,升至天空

鳳七棲有感而生,突然想起了偉大詩人王維的《終南別業》

便背誦道:「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詩畢,眾人聞此,不禁紛紛鼓起了掌,「好,說的好。」

「好詩,好詩啊!沒想到公子,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對啊,對啊。」

宜都幾人也被鳳七棲作的詩驚到,按照宮主這樣的才情,寫下的詩,不入世真是浪費了。

這時,大家不僅是讚歎鳳七棲作的詩好,還對她打量了起來,這才發現,這位公子,才貌不凡,不凡啊!

還有不少少女因為驚艷她作的詩好,還因為出來的是位翩翩公子郎,而嬌羞到滿臉通紅的,更有甚者,膽大一點的,又接近花船的少女,竟紛紛向鳳七棲拋去了荷包。

似乎剛剛的嘲諷,都已經忘記了一樣,但鳳七棲可沒有,看着掉落在腳側的荷包,輕蔑的笑了笑,但她這一笑,在那些少女看來,是以為博得了這位風雅公子郎的歡喜,說不定,不久之後,自己就可以嫁給……

鳳七棲不知道某些少女的心思,但也暗自嘲笑,還真是無論在哪個朝代,哪個地方,人們都嚮往美好的東西啊!還真是……顏值至上!倘若剛剛出來的是一位長相一般,或者顏值不好的,或許,就是另外一副場景,另外一個小故事了!

而其他的參賽者,因為鳳七棲作的一首,太過……好!便停了再作詩的心,因為只怕自己再作下去,比的不是詩,而是丟了自己的臉了。

這個時候,還不如看看這塘中景色。

這時,五號船上的一位女子高聲道:「小荷池中依依,子郎一身燁燁,恰逢盛世美景,好想,與君共進。」楚然兒說完,對着鳳七棲妖嬈一笑,盡顯媚態,她喜歡收集長得好看的公子哥兒!此番來此,不僅僅是為了參賽。

此詩一出,不少少女感覺喉嚨間有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竟連呼吸都感到困難,這女子說了她們不敢說的話!一時之間,居然有些激動,又有些嫉妒。

東國民風開放,但楚然兒此舉依舊有不少人感嘆,這位女郎好大的膽子,太……勇猛了!人家是投荷包以表心意,這位女郎,是說出來直接表達啊!佩服佩服。

「娘親好厲害,作詩一首,就有人被她,折服了!嘖嘖嘖,好想與君共進。」子樓掀起帘子的一角,伸着腦袋往外探,時時關注着外面的情況。這女子在表白她娘親啊!還共進呢,要是遇上刺客,她還能與母親共進?說不定,到時候自己先跑了還差不多……

宜都幾人也從帘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