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蟲醫妃》[毒蟲醫妃] - 第6章 自取其辱(2)

玉樹臨風前。妥妥的小君郎!想起允玉哥哥,娘親好久沒有帶他來仁醫宮玩了,唉!突然有點·想他了。

等幾人來到賞荷節舉行的地方,她們也只能站在遠處,遠遠地看着。在她們的身後,還站着一個小小的身影。

要是鳳七棲看到了,定能知道,這是她的兒子,子辰!

墨子辰今天尋着了機會,從王府的狗洞中爬了,隨後到故國衣閣買了一套煙青色的衣裝,打扮成了女娃娃的樣貌。這樣,他就可以悄咪咪的跟在父親身邊了。

但子辰不知道的是,故國衣閣的掌柜因為聽到他要來一套女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再三詢問之下,確定他這個小娃娃要的是女裝之後。

但又擔心他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便好心拿出了現下的最新出品,中性衣裝,男娃女娃都可穿的衣服—常青!

荷花池**,墨軒冷已近站在亭中,他運用內力,高聲道:「今日,盛舉東國一年一次的賞荷節,聖上本該親臨現場,但應遇上突發急事,不能親臨現場,故此,特命本王,親自主持賞荷節的詩歌賽事等諸多事宜!那現在,本王宣布,賞荷節的詩歌比賽,正式開始,諸位,有文採的,皆可上來,吟詩作對,寫賦作詞!博得頭籌者,可得聖上御賜令牌一枚,二等是皇后御賜荷花玉牌,三等是紫垣飾品樓最新出品—荷仙玉佩。」

墨軒冷說完,各個有才好高之人,聽到獎品,皆躍躍欲試。但也有無心獎品之人,只求能讓自己在詩歌賽上,能過引人注目一點,當然,也有一股清流之士,只在乎能夠結識到更多志同道合,才藝高超之人,讓自己的眼界再開闊一點的人……

很快,參與詩歌賽的人皆坐上荷花池中的花船,鳳七棲在她們的慫恿下,帶着她們也上了花船,而原本在岸上的子辰,因為隨着人群涌動,被推搡上了花船,正巧,他被人推到了和鳳七棲同一條花船上。

他為了不暴露身份,就躲到了一張桌子底下。而荷花池中的花船,在參賽者都上齊後,慢慢開始划動。待花船各行至一處後,花船上的書生才子便開始了吟詩作對。

一路下來,子樓聽着他們作的詩,都以是圍繞着荷花的,但是,這些詩都不如娘親寫下的詩。她打了打哈欠,「娘親~為什麼你不作詩呢!這裡所有的花船,船上的人作詩都不止一遍了,但是,我們一首都沒有作!」

子樓有些埋怨了,娘親的才華這麼好,卻不作詩,浪費了!

鳳七棲聽到她這樣說,面子突然有些掛不住了,她哪裡有才華,她寫給子樓看的那些詩,不過借了老祖宗的光,全是她偷來的詩詞歌賦啊!啊,不,應該算是借鑒!

所有花船上的參賽者都有參與進去了,除了搭載鳳七棲的這一艘。

這時,突然有人開口道:「怎麼不見七號船上的人作詩啊!怎麼回事?」

瞬間,其他人也發現了端倪,紛紛嘲笑道:「是啊是啊,怎麼回事啊!不會是不會吧!」

「哈哈哈哈,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怎麼會有人不會,還要跑上去參賽,自取其辱的!」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