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東山] - 第8章 異變

沈清站在街道上,把小白輕輕放了下來。小白抖了抖身上的毛,輕輕喵了一聲,又往前跑去。

沈清跟隨着貓咪,也快速向前奔跑。他逐漸感覺到這裡的街道有點熟悉,好像是白天來過的地方。他凝神想了想,原來卻是來到了小鎮西北處。

「小白把我帶到這裡幹什麼?偷偷和它主子私會嗎?難道是那位美麗的姐姐看上我了?月黑風高夜,少男少婦偷情時?」沈清不由得露出lsp猥瑣式的笑容,然後又意識到不對,咳咳兩聲,表情正經了起來。

在前面奔跑的小白還沒意識到身後的這個男子已經在腦海里上演了一場大戲,它只顧着在前面領路,左拐右拐,突然間道路豁然開朗。這裡青色霧氣突然變得很稀薄,視野也可以看到很遠,然而卻有另外一種不同的氣息出現在沈清的視野里。

沈清就現在白天他曾來過的那個衚衕出口,抬頭看着那個白天引人注目讓人震驚的金碧輝煌的宅邸,稀薄的青色的霧氣像沸騰了一樣翻滾在莊園里,也掩蓋不了那毫不加掩飾充滿惡意的隱隱約約的黑氣以及在宅邸里閃爍的綠色熒光。

「卧槽!」沈清不由得爆了一個粗口,突如其來的震驚,已經讓他無法用別的言語來表達。五感越是敏銳,對惡意的感受的越是清晰。更何況以沈清現在的視力,哪怕是在夜晚,哪怕有夜幕和青色霧氣干擾,他也能隱隱約約看到那種眾多的黑色氣息輻射到空中,更何況是那一閃一閃的詭異綠光了。

為什麼白天只是在回頭的時候隱隱約約感受到吳家宅邸里有黑氣泛出,而晚上卻感受的如此清晰,原來這座莊園里的怪物分明會隱藏自己的氣息了。看這麼多的黑色氣息還有綠色熒光,不曉得究竟有多少怪物藏在宅子里。

小白回頭看了看沈清,用頭輕輕蹭了蹭他。沈清低下身子,緩緩抱起了它:「你不會想讓我替你殺了這麼多妖魔吧,這………這麼多,他喵的!」

沈清凝視着這座豪華的吳家宅邸,眾多不加掩飾的妖魔氣息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洪流,讓他感覺有點微微顫慄。

然而他敏銳的感覺到,黑色的妖氣四處散發,但似乎對青色霧氣又有點畏懼,是那種想突破出去,又感覺遇到了天敵,一邊出於妖孽的本能張牙舞爪,一邊就像老鼠見了貓。

青色霧氣和這群隱藏在吳家宅邸的妖孽好像不是一路的,不然青色霧氣也不會在這裡變的如此稀薄,沈清心裏隱隱約約感覺到。看樣子是青色霧氣限制了妖孽的行動,不然這群妖孽不趁着天黑做點什麼,就不配稱為妖孽了。一個小小的東山鎮上竟然出了兩群妖孽,一個就在吳家宅邸盤桓,一個只見青色霧氣不見本體,行蹤飄渺。幸好他們不是一路的,還隱隱約約互相克制,不然這個東山鎮早就屍橫遍野,化為人間鬼蜮了。

既然不是一路的,還互相為敵,那就有辦法可想了。沈清抱起小白,放在他肩膀上,然後一路飛縱,攀爬到了離吳家宅邸附近的一座比較高的建築房頂。他直起身子往吳家宅邸里望去,黑氣似乎蔓延了整個府邸,而綠色熒光則集中在內院不停閃爍,外院只有寥寥無幾的幾處有綠光閃爍。

不知整個吳家宅邸里的人怎麼樣了,內院人口不多,但在內院里住的應該都是吳家本家人,外院大多是女僕雜役居住的地方。沈清又從房頂上攀爬了下來,想着可以試試潛進吳家宅邸外院,探聽一下消息。至於內院,那麼多妖魔,自己還是不要作死的好。

沈清躡手躡腳靠近吳家宅邸的牆邊,摳着牆縫以及高牆上幾處細微的突起,攀爬到了牆頭上,小白則比他更迅捷,扒拉幾下便上了牆頭。「真羨慕傻貓。」沈清撇了撇嘴。瞅准院內一塊乾淨的空地,跳了下去,一人一貓,輕盈的像夜晚里的幽靈一樣。

小白通體漆黑,在夜晚是最佳的保護色,根本不怕被發現。沈清被心法提升身體素質後,步履輕盈,也不害怕一般的人會發現他。一人一貓現在就鑽進了一座外院,貼在了外院廂房窗戶,吳家下人們睡覺的地方。外院一片寂靜,房間內卻傳來幾聲處於熟睡中的微弱呼吸聲。

睡的很死,正好下手。沈清輕輕推開房門,一個閃身進入了房間。卻突然一陣香味撲鼻而來,沈清看了一下床鋪當場愕然,原來這正是丫鬟們居住的房間,床上幾位俏麗的年輕女子正在被窩熟睡,白嫩的肩膀在被窩外裸露着,一雙玉臂也伸出被外,新月細眉似顰非顰,一副非常香艷的少女入眠場景,撲面而來的香味,也正是少女閨房內的香粉味和少女體香混合的味道,身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