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東山] - 第6章 制器

回到宅子的沈清,坐在床上修鍊了一會御雷心法,運行了幾個周天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這事也太突然了,莫名其妙遇到黑貓,然後貓又帶着他回家,然後又莫名其妙遇到貓的主人,但是卻也不知道貓主人那個女人叫什麼,只不過這女人也太好看了些,雖然隔着面紗,仍然能感覺到面紗下面是一副讓他這種看過不少現代美女都感到心動的容顏,而女人的態度卻又讓人感覺略有拒人千里之外之意,像一個略帶寒意的玉美人一般,遠觀可以,褻瀆不行。只不過女人把頭髮盤了起來,好像是已經婚配,聽說古代只有結婚了的女人才會盤頭。

搖了搖頭,把嘈雜的思緒甩出腦海。這個朝不保夕的混亂世界,哪有精力去撩妹,何況是一個少婦。更何況那個吳家宅邸看起來也不像個清凈地兒,外界傳聞吳家大小姐被妖邪魅了,這麼看起來也像是真的。所以趕緊讓自己變強,最起碼有自保能力,不至於死的無聲無息。

沈清繼續翻起了《御雷心法》,薄薄的小冊子後幾頁畫了幾張符,分別寫着「誅」,「困」,「鎮」,「明」,「辟」,「顯」旁邊還寫着幾張符的寫法以及用法。

誅字符,具有強大的攻擊力,但是畫這個符極為耗費畫符人的精力和功力,以沈清目前的水平,一天最多也就畫出一張,這還是保證不要連續失敗的情況下。

困字符,就是把敵人暫時束縛在某處,無法逃脫,有時效,超過時間則自動失靈使敵人逃脫。

鎮字符,比困字符強大的多,消耗也很大,以沈清目前的水平,勉勉強強畫出一張弱化版的。

明字符,這張符見心明性,貼在身上可以抵抗惑神的幻象法術的效果,使人頭腦思維變快。也可以扔出去,懸浮空中跟隨在施法者前方,當作一個照明光源使用。

辟字符,眾邪辟易,貼在宅門或者房間門口,鬼魅魍魎難以入侵,若強行闖入,則會遭到法符攻擊。

顯字符,可以讓擅長變化的妖魔鬼怪顯形,但限制很大,只有貼中了才可以顯形。

好東西,以沈清放幾次雷電術便虛脫的實力,這些符可以起不小的輔助作用。可這些東西都需要特定的材料,硃砂黃紙毛筆。

又得去採購了,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命是自己的,只有一條,做多充分的準備都不為過。

沈清興沖沖的外出購買這些物品,運氣也還蠻不錯,買到了一支狼毫毛筆,硃砂也買了好多,黃紙也買了不少,這個世界好像很暢銷這些東西。鑒於肚子還在咕咕叫,也順帶採購了一批食材,但是又遇到了上次那個賣菜的大媽,大媽興緻沖沖的和沈清聊天,講到沈清口水差點幹了,期間大媽還衝沈清悄悄遞了個媚眼,嚇得沈清急忙拿了食材隨便找個理由就跑路了。大媽太可怕了,不會以為自己的春天又來了吧。說來也怪沈清,這個身材這個氣質,再加上這個衣品,走到大街上就是一個溫潤如玉的儒雅俊俏年輕公子形象,對人再隨和一點,講話溫柔一點,魅力傾倒大媽也確實是一個很正常的事情。

狼狽而逃的沈清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的宅子,公子形象也不要了,珍愛生命遠離大媽。沈清推開門走進宅子,把毛筆硃砂黃紙都放在了書房裡,先填飽這咕咕叫的肚子再說。

熟練的將雞腿羊腿刷上蜂蜜,又刷上了調料塗上腌制半小時。這時候沈清又聽到一聲熟悉的喵~只不過有點模糊。

真的很準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