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東山] - 第1章 夢醒

東山鎮外,一座巍峨的大墓中

「醒醒,醒醒」

一個溫柔的女聲在沈清腦海里響起。他僵硬的四肢突然有了一點點知覺,手指顫抖並緩緩彎曲,彷彿要抓住什麼。眼皮慢慢睜開,入目的卻沒有什麼溫柔女人,只有幾朵綠色的幽幽鬼火以及鬼火旁邊幾根斷裂的慘白骨頭。一股極大的恐懼湧上沈清的心頭,於是他再也顧不得什麼溫柔女聲,沿着長長的甬道向透着微弱星光的入口飛奔逃竄。跌跌撞撞的身體不知道撞了什麼堅硬的東西使得他悶哼一聲,卻也不能讓他有絲毫的停留。

逃出漫長的甬道入口,四周卻也是一片青色的迷霧讓他分不清方向,但是沒有任何思索,雙腿十分熟練的帶着他向一個方向飛奔,恐懼讓他不知跑了多久,直至跑入一個市坊,跑入一個長長的衚衕,衚衕深處有一扇朱漆大門,依然是身體很熟練的推開大門,跌跌撞撞的跑進一個讓他身體感到熟悉的房間,身體的疲憊和莫名的恐懼讓他強撐着跑到床前,一片黑暗湧上眼睛,他又昏了過去。

這一睡便是一天一夜。

清醒後的沈清對着房間和傢具懵了半天,這地方讓他感覺陌生又熟悉。身體有另外一股記憶告訴他這就是他一直居住的地方,這就是他沈清的宅子,屬於一座小鎮中的一處極為幽靜的小院,房間後面還有一座小小的後花園。而來自現代社會的記憶卻告訴他,這不像是他曾經生活的地球世界。在掐了自己無數次看着大腿上的青紫,他讓自己接受了事實,兩股記憶以及這一切卻都像是真的,並非自己在做夢。

沈清低頭看了看身上,身上穿着的也不是記憶里熟悉的運動服,手裡也沒有拿着手機,服飾卻是在電視劇看到的那種古人的裝飾,青色的華貴面料以及恰到好處的裁剪手藝,衣服上雖然有些前夜摔倒沾染的泥污,卻也掩蓋不了他身上略微出塵的氣質。一股洶湧的飢餓感湧上了心頭,好幾天都沒有進食任何東西了,既來之則安之吧,先換下臟衣服填飽餓的前胸貼後背的肚子,再來探索一下這個詭異的事情。

整理好服飾收拾妥當,沈清又在房間里找到一個小荷包,荷包里有些灰白色金屬,拿在手裡仔細一看卻是一些銀子,他用手掂了掂,沉甸甸的還不少,看樣子這就是這個世界通用的貨幣了。沈清收起荷包走出小院,遵循身體的記憶往酒樓走去,門外果然不是熟悉的世界,沒有了柏油路以及高樓大廈,取而代之的是青石板路以及在電視劇里看到的古色古香的建築。

路上有寥寥數人向沈清打招呼,沈清毫無破綻的微微點頭微笑示意,一路左拐右拐,便遠遠的看到一家酒樓,一個大匾題着三個大字「東來順」,都說在古代酒樓是一個城市的情報中心,他希望在這裡填飽肚子的同時,可以打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小二,一壺酒,一隻燒雞,一份涼菜,速度要快,爺餓了。」沈清模仿着電視劇里的台詞,用很自然的口吻衝著酒樓櫃檯喊道。他本想豪氣的學水滸傳的武松喊來兩斤牛肉,卻突然想到古代吃牛肉犯法的,這剛逃出詭異的大墓,就要被抓進大牢可不太好,萬一大牢里有幾隻冤死的冤魂,自己天天陪它們作伴豈不是要嚇死。於是急忙臨時改口,並且裝作很隨意的樣子走向了大廳里靠窗的一張桌子。

「誒,好嘞,客官您請坐,馬上就來。」小二熟練的將椅子拉開,並熟練的用肩膀上的毛巾掃了掃桌面,拿起茶壺給沈清面前的杯子倒了一杯熱水。

「你等下,我打聽點事。」沈清拉住小二的胳膊「最近鎮里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你講來給我聽聽。」並順手將一小塊碎銀子拋到了桌面上。小二看的眼睛都直了,嘴裏說著「嘿,爺,哪能讓您破費呢。」一邊熟練的將銀子飛快的捏在手裡,低聲講道:「夜晚鎮外的大霧已經困住鎮子快一個月了,這晚上啊誰也不敢開門窗,誰也不敢外出,出門或者開着門窗就要被索了命去。但是就在前天夜裡,鎮外的東山上突然傳來好幾聲巨響,甚至有幾道巨大的閃電劈過夜空,雖然沒人敢開門窗,但是那閃光還是偶爾能透過窗戶縫閃進來的。今天都在傳是老天爺在降服妖魔鬼怪,也許在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