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蘇柒柒重生後做的第一件事》[第一章 蘇柒柒重生後做的第一件事] - 第5章

此在您眼前消失,求您放過我全家。」
傅希澈的回答則是把衣袍扯了回去。
她的手心一空,一顆心沉沉墜了下去。
耳畔只有比大雨還要冷冽的聲音: 「蘇柒柒,這一切,都是蘇家本該付的代價!」
第三章 蘇柒柒猛地一顫,醒了過來。
傅希澈冷厲決絕的話語好像還在耳畔。
字字剜心。
蘇柒柒覺着臉上似有涼意,她伸手一摸,摸到了滿手的淚水。
窗外,一輪彎月灑下銀輝,襯得空蕩蕩的院子越發的落寞。
她起身走到後院的涼亭里,靠着柱子坐下。
晚風帶着涼意,卻吹不去心頭的陰鬱。
這時,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還伴隨着楚含煙柔柔的聲音: 「希澈哥,今日姐姐也受到了驚嚇,這麼晚了你還在這陪着我,她不會生氣吧?」
「無妨。」
蘇柒柒屏住呼吸,把身子往柱子後縮了縮,只覺苦澀止不住地往上涌。
今日傅希澈把楚含煙護得好好的,沒想到即便她毫髮無損,傅希澈也要守着她。
而自己是否會因此吃味難受,從來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愛與不愛,果真是涇渭分明。
夜風微冷,蘇柒柒抱住雙膝,卻感受不到一絲暖意。
大抵是心冷了,就難以捂熱了吧。
蘇柒柒在涼亭里坐了整整一夜。
翌日晌午。
她正靠在窗前小憩,碧桃猛地把她搖醒。
「小姐快醒醒,聽說聖上突遇行刺,姑爺捨身護駕,替聖上擋了一劍,傷得不輕呢!」
剎那間,蘇柒柒呼吸驀地一窒,連忙往門口跑。
剛跑了幾步,傅希澈渾身是血的被人抬了進來,身後還跟着幾個御醫。
御醫把他安置在床上,衣物被血浸透了,面白如紙。
蘇柒柒心臟幾乎要從腔子里跳出來,見傅希澈滿頭是汗,便拿出帕子,想給他擦一擦。
傅希澈瞥了一眼,微微側頭躲了一下,似是避之不及。
蘇柒柒似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