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 - 第9章 負責照顧(2)

他換藥——」

季梁臣的聲音瞬間戛然而止,目光逗留在白霜降身上,嘴角也跟着似笑非笑地噙起。

這目的,很明確!

白霜降不情願地牽了一下嘴角,沒有說話,抬腳就往房間內走去。

季梁臣一行三人,緊跟其後。

卧室內。

為了方便處理傷口,蘇傲爵已經褪去自己的上衣,露出那結實而又精壯的上身。

那身材,好得簡直讓人挪不開眼!

「你們在門口嘀咕些什麼呢?」

發現白霜降緊盯着他的身材不放,蘇傲爵索性大方地轉過身來,好讓她看個徹底。

卻沒想到,白霜降卻因此紅了臉,就連白嫩的耳根處也都是泛着微紅的顏色。

蘇傲爵那雙狹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就像是一隻老謀深算的老狐狸,也不知道在算計些什麼。

「也沒聊什麼!
就是我平時上班忙,沒空每天都過來給你上藥。
那這工作——應該交給誰好呢?」

季梁臣的眸光微轉,最終還是停留在白霜降身上。

他的意圖,蘇傲爵又怎麼可能聽不明白?

索性接下這個話茬:「蘇太太——」

「我不是你太太!
我也不是白勝雪!
我們倆的婚禮已經終止了,更重要的是,我們也沒領證。」

因為那聲稱呼,白霜降又恢復到了平日里的清冷狀態,她一字一頓加以糾正道。

即使隔着面具,蘇傲爵身上的寒氣還是逐漸緊逼過來。

他很生氣!

季梁臣也不嫌事兒大,他眸光微轉,然後朝着白霜降身側走去,故意抬手準備搭在她的肩上。

他的手指甚至還沒碰到白霜降,白霜降就已經後退幾步,從齒縫中蹦出幾個字來:「請你自重!」

「自重?
我為什麼要自重?
既然你不是爵哥他老婆,我也挺喜歡你的。
白小姐,不如你就給我個機會唄……」

「過來!
我是因為你而受傷的,你不需要負責照顧?」

季梁臣又是一個抬手,準備撩撥白霜降披散在肩頭的秀髮。
而白霜降卻因為蘇傲爵的這句話,只得回到蘇傲爵身側去。

季梁臣抬眼望去,回應他的只是蘇傲爵那警告的眼神。

很明顯,蘇傲爵他是吃味了。

就他這反應,還不是喜歡,那是什麼?

季梁臣看破卻不說破,他嘴角始終噙着一絲笑弧,然後從醫藥箱內翻出一堆藥品來,一一吩咐道:「雖然他受的只是皮外傷,但還是得要注意,千萬不能讓他碰水。
一天得要換兩次葯,一周後基本上就能痊癒了。」

「那他洗澡——」

白霜降詫異地張嘴,畢竟她從來就沒給男人洗澡的經驗。

所有人都緘默不語,可偏偏衛弋是個非常不識趣兒的人,他主動自告奮勇提議道:「我來!
我來給爵爺洗——澡……」

在蘇傲爵那死亡眼神的警告下,他把最後一個字給吞了回去。

「既然我是因為你而受傷的,你就必須負責到底。」

「……行。」

這的確是事實,白霜降否認不得,只好被迫接下這個重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