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 - 第8章 勾搭次哥

「老爺,夫人——」

刀疤男很快就來到他們倆跟前,低聲輕喚一聲。

一聽到這個稱呼,蘇建成的眉梢立刻輕擰起來。

沒等他不爽出聲,閆倩倩就率先說話了:「小顧次啊,你看小爵他都已經結婚了。
你和小爵就差一歲,你的婚事是不是也該提上日程了?
你喜歡怎麼樣的女孩子,我幫你物色物色……」

「夫人,我的事情不牢您操心。
要是沒有重要的事,我就先去忙了——」

說罷後,刀疤男立刻扭身離開,根本不給他們繼續開口的機會。

閆倩倩張了張嘴,剩下的話還是忍了下來。

這心結,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解開的。

卧室內。

在白霜降的攙扶下,蘇傲爵重新趴回在床上。

白霜降這才注意到,他後背滲出的血跡遠比受傷的時候更多了……

巴掌大的小臉,頓時血色全無,只留那鮮明的巴掌印赫然醒目。

「你還是先出去吧!
你留在這裡,只會影響我治療。」

白霜降一看就年紀不大,女孩子嘛,肯定受不了那血腥的畫面。

季梁臣話音剛落,又遭到蘇傲爵的一記白眼。

得了!

他又好心當成驢肝肺了!

季梁臣索性不說話了,開始上手處理他後背的傷。

儘管纖細的身子依舊在顫抖着,可白霜降還是直勾勾盯着季梁臣的動作,一個動作也都不放過。

蘇傲爵那雙鋒利的眸光直射過去,他叱喝一聲:「你,出去等!」

白霜降哆嗦着嘴,回答道:「我、我沒事,我可以在這裡……」

「你留在這裡,很礙眼!
滾出去——」

他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白霜降緊咬着下唇,只得出去。

等房門重新關上後,蘇傲爵終於取下戴了許久的面具。

冷汗浸**他的整張臉,髮絲凌亂地黏在他的額頭上,可依舊沒能影響他的顏值。

蘇傲爵從小就是人群中矚目的焦點,他正臉硬氣,側臉清雋,五官精緻而又俊朗,是個標準的貴公子長相。

他的眼眸狹長,輪廓深邃,那始終緊抿的薄唇非常有凌厲感,讓人不怒而威,是個天生的領導者。

就他這長相,竟然還有人傳言說他長相粗鄙?

季梁臣砸吧了一下嘴,一邊繼續幫他處理後背的抓傷,一邊不住調侃道:「爵哥,你真那麼喜歡她,都捨不得讓她多看一眼你受傷的樣子?」

「季梁臣,你開玩笑的時候,真的很愚蠢。」

這次,蘇傲爵索性不看他了,趴在枕頭上開始淺眠。

那群狗究竟有多烈,身為狗主人的季梁臣比誰都清楚!

要是真像他嘴上說的那樣,他又為什麼要冒着被受重傷的風險,親自上陣去救她?

蘇——死鴨子嘴硬——傲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