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 - 第7章 一對璧人

好幾個小時過去了,始終不見房間里有人出來。

白霜降就一直站在門口處,不吃也不喝,就這麼眼巴巴地干看着。

李嬸快步朝她走來,安慰道:「二少夫人,您已經好幾個小時沒有進食了,多少吃點東西吧!
您再這麼下去,就算鐵打的身子也撐不住啊!」

「我沒事。」

白霜降繼續巴巴地盯着門口看。

李嬸原本還想繼續開口規勸,可卻被人給打斷了。

一個氣場強大的男人出現在她們倆面前,然後站定不動。

「是你害小爵受傷的?」

聞聲,白霜降抬頭一看。

眼前這個男人,約莫五六十左右。
算算年紀,再加上他剛才的那句話,他很有可能就是蘇傲爵他爸蘇建成。

「是——」

啪——

白霜降沒給自己找任何理由辯解,蘇建成頓時怒火中燒,揚起手臂,一巴掌狠狠甩了過去。

他那力道非常大。

那一巴掌甩過去,白霜降腳下踉蹌一下,直接跌坐在地。

她的唇齒間,瞬間就被一股甜腥的味道充斥着,耳蝸處也是嗡嗡作響,彷彿聽不到外界的一切聲音。

彷彿舊日重現,恍惚間讓她回到了當初被養父第一次家暴時。

她好半天沒能從地上爬起。

卧室內。

提着醫藥箱的季梁臣推門而入。

不遠處的大床上,趴着個男人。
他後背處的襯衫破敗不堪,鮮血淋漓的畫面真是觸目驚心!

季梁臣心下一驚,不由加快腳下步伐,快步朝着那處走去。

「還沒死吧——」

季梁臣重重將醫藥箱往床頭櫃處一放。

躺在床上的蘇傲爵斜睨他一眼,沒說話。

季梁臣原本還打算繼續調侃幾句的,結果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李嬸的尖叫聲:「老爺,不要啊,您不要再對二少夫人動手了——」

「外邊,怎麼回事?」

蘇傲爵非常艱難地撐着身體,坐了起來。

他後背本就血流不止,這麼一折騰,滲出的血反而更多了。

「嘖,趴着!
你還想不想活命了?」

季梁臣氣不打一處來,一巴掌直接拍在他的肩上,蘇傲爵疼得悶哼一聲,季梁臣只得縮回手。

刀疤男迅速走了上前,低聲回答道:「爵爺,是您爸來了,正在教訓您太太……」

不等他把話說完,蘇傲爵就已經從床上坐起,腳步有些虛浮地往外走去。

「哎,姓蘇的——」

蘇傲爵根本不聽季梁臣說的話,繼續往門外走去。

刀疤男迅速跟了上去。

卧室門外。

蘇建成又是一巴掌準備落下。

「住手!」

蘇傲爵命令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