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 - 第4章 給我鬆開

翌日一早。

白霜降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出現在她面前的是那戴着純黑色面具的蘇傲爵。

兩人是側卧而睡。

他還沒醒來,只是清淺地呼吸着。

這可是絕佳的好機會!

沒有任何遲疑,白霜降的手快速伸了過去。

但在半空中,她的手就被他給截獲。

「你——你什麼時候醒的?」

「在你動手之前。」

蘇傲爵那雙銳利的眼眸似笑非笑地彎起,眸底藏着她看不明白的深意。

突然間,白霜降覺着自己腰間一緊,他們倆的身軀緊密相貼。

她和他一樣,身上竟然不着衣物!

這混蛋——

白霜降頓時又囧又氣。

她的膚色就和她的名字一樣,純凈瓷白。
此刻卻隱隱透着一絲緋紅,非常誘人。

而她的長相,是那種非常張揚又極具攻略性的美艷,和她身上的清冷氣質截然相反。
她氣呼呼地瞪着他,在那清冷氣質上多了一些煙火氣息。

裹着薄被的她,很清楚被子底下的自己沒有穿衣服。

她咬着牙,奮力一推。

她沒能逃出他的懷抱,反而被他越箍越緊。

蘇傲爵那狹長的眼眸似笑非笑地勾起。

白霜降收起自己臉上的表情,打量四周,然後風輕雲淡地問了一句:「我的婚紗呢?」

那可是她唯一可以蔽體的衣服!

她沒了可不行!

「你不——」

蘇傲爵原本還想繼續逗弄,門外卻傳來一陣敲門聲。

「二少爺,您該和二少夫人一起下來用餐了。」

「知道了。」

門外的腳步聲由近及遠地消失。

蘇傲爵果斷下床。

他身上什麼衣服也都沒穿,就這麼赤條條地背對着她,開始穿戴自己的衣褲。

他的皮膚是非常健康的小麥色,而光滑的後背上竟然有着一道很長的疤痕,幾乎貫穿他的整個後背。

白霜降心下一驚。

「後背這傷,是怎麼弄的?」

蘇傲爵是他爸的中年得子,從小就很寶貝,就連他的侄兒都不敢得罪他,可以說是整個寧城都沒人敢去得罪他!

養尊處優的他,又怎麼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白霜降想不明白,表情有些呆楞。

動作麻利的他,已經穿戴好衣褲。

他旋即轉身,看着她那木訥的表情,眉眼陰沉道:「只有我的女人,才配了解我的過去!」

……

白霜降有些無言以對,索性不搭腔了。

「一起下樓用餐?」

「我不餓——」

白霜降的話還沒說完,她的肚子就啪啪打臉,開始唱起了空城計。

她那白皙的臉蛋,再次攀上幾抹誘人的紅意。

讓人惹不住想要採擷!

蘇傲爵刻意移開視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