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 - 第2章 我不願意(2)

r>

如果今天出現在這裡的女人是白勝雪,說不定她會成為史上第一個被新郎嚇暈過去的新娘。

想像那畫面,白霜降就覺得非常好笑,嘴角也跟着微微上揚。

「我、我剛才沒看錯吧?
剛才新娘子是對着蘇二少他——笑了?」

「你沒看錯,我也瞧見了!
這新娘子長得還真漂亮,笑起來更是好看!
嫁給蘇二少他——哎,真是可惜了!」

「我現在很確定,台上這位一定不是白家小姐白勝雪!
白勝雪可是清純得像朵百合花,而不是明艷得像朵紅玫瑰……」

他們的議論聲,聲聲入了台上的耳。

白勝雪哪是百合花?

她分明就是一朵白蓮花,成天在白昌達夫婦面前演戲。

白霜降明顯感覺到,跟前男人看向自己的目光變得逐漸深邃起來。
她下巴微抬,也毫不客氣地對望過去。

定定的眼神就這麼看着,也不躲閃,嬌俏的臉蛋上沒有任何錶情起伏,完全看不出來他們是一對即將結婚的新人。

台上的氣氛頓時變得很尷尬。

司儀硬着頭皮開口道:「新郎蘇——」

蘇傲爵沒有說話,而是用着一雙陰鷙可怕的眸子注視着司儀,司儀瞬間就嚇得腿軟了,哪裡還敢繼續啊?

他趕忙轉移人選:「新娘白勝雪,你願意嫁給你眼前的這個男人為妻?
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者其他任何理由,都會愛他,照顧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

「我不願意!」

白霜降此話一出,司儀嚇得更是冷汗涔涔。

一個蘇傲爵就足夠讓他難以應付了,再加上不肯合作的白霜降,這場婚禮還要怎麼繼續下去啊?

與此同時,底下也是嘩然一片。

在寧城,誰敢得罪蘇家,誰又敢讓蘇傲爵下不來台?

她還是頭一個!

很夠膽!

底下的眾人抱着看好戲的心情,繼續看着台上怎麼收場。

即使蘇傲爵戴着面具,可他身上的滾滾怒意,白霜降還是明顯感受到了。

她非但沒有懼怕,嘴角揚起的笑意反而更甚!

白昌達既然敢逼她替嫁,他就該想到會有今天這一後果!

這是他自找的!

「婚禮到此結束!」

蘇傲爵那雙黑眸迸發著冷厲的寒光,他幾乎是拽着白霜降手腕下台的。

白霜降依舊清冷,可她嘴角揚起的那抹弧度,無疑是在告訴大家,她就是故意的!

「站住——」

一聲宏亮的男聲響起,蘇傲爵停下腳步。

他叫來傭人,低聲吩咐:「送她回卧室!」

「是,爵爺。」

傭人始終低着頭,安全不敢去看蘇傲爵的眼睛。

一路上,她也不跟白霜降說話。

直至送回卧室後,傭人又快步離開,彷彿是害怕和蘇傲爵遇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