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第一婚寵:爵爺總是套路我] - 第10章 你們繼續

囑咐完了後,季梁臣也沒再繼續逗留,他提着自己的醫藥箱就離開了。
顧次忙着去送行,衛弋則是犯難地看了一眼自己拿在手中的冰塊袋,然後三兩步就跑到白霜降的跟前,往她手裡一塞,然後緊跟顧次的步伐,快速離開。

衛弋跟在蘇傲爵身邊也有幾年。

很顯然,衛弋有些害怕白霜降,尤其是他那身白色T恤上多出的幾抹灰色痕迹。

蘇傲爵的眼神下移,最終落在白霜降的腳下。

那痕迹的間距,和她的鞋底很接近!

「你對衛弋做了什麼?
讓他那麼怕你!」

「衛弋?
哦,你是說那個膽小鬼啊!
他嘴巴不幹凈,我就教訓了一下。
怎麼,你介意?」

白霜降秀氣的眉梢微抬,睨看向他。

她單手拿着冰塊袋冷敷,雖然很冷很刺激,可的確是減緩了側臉滾燙的感受。

教訓?

聽到這兩個字,蘇傲爵修長的手指曲起,撫上自己的太陽穴處,結實的胸膛也跟着一起一伏的。

他雖然沒有出聲,但白霜降聽得出來,他是在笑。

自己教訓了他的手下,他非但不生氣,竟然還笑了?

難道是他的手下欠教訓?

白霜降將那冰塊袋重新調整了一下方向,繼續在自己側臉上冷敷着,希望腫起的側臉能夠消腫。

「既然你有這個本事,我爸打你那一下,你為什麼不躲開?」

她的身手,蘇傲爵也是親眼領教過的。

如果她真的想躲開,蘇建成那一下是絕對傷不到她的,除非是她根本不想躲。

白霜降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後慢半拍地回答道:「哦,是我害你受傷,這是事實。
他又是長輩,這是我必須該承受的。」

必須該承受的——

那幾個字在蘇傲爵心上抓撓着,他看向白霜降的眼神也逐漸變得鋒利起來。

那眼神,似乎透着問罪的意思。

可她又有什麼地方得罪他了?

冷敷一陣子後,側臉的燙意總算下去了。

取下那冰塊袋後,白霜降又想到個關鍵性的問題——「我今晚睡哪裡?
有沒有其他空出來的房間?」

「蘇太太,我是因為你而受傷,在我痊癒之前,你必須跟我待在一起,尤其是晚上。」

待在他身邊,就待在他身邊唄!

他為什麼還要特意強調,尤其是晚上?

這不就是,想要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