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寡人》[第一寡人] - 第6章 宋家父子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劉荼就開始往草場走,他前一日提前說好了今天要提前開課,他要趕着回趙府參加趙庭的婚禮。

到了草場,原本應該是熱熱鬧鬧的草場卻是空無一人,地上的蒲團七零八散的落在一邊,只有幾個趙府家丁鼻青臉腫的坐在那裡。

「怎麼回事?誰打的?學生呢?」

劉荼憤怒的問。

一名趙府的家丁小心翼翼的站起來。

「劉先生,出大事了,那沂縣學堂里的秀才大人們來了,私底下跟底下的人都打了招呼,不準來劉先生您這裡讀書,說您是沽名釣譽的蛀蟲。」

劉荼火冒三丈,這群廢物腐儒倒是好大的本事,自己開個學堂也要被他們指指點點。

「那今日便先作罷,等趙庭成親的事結束,我再去找他們算賬,你們幾位受委屈了,自己去賬房那邊領賞錢。」

幾個家丁剛想稱謝,卻突然臉色一白,支支吾吾的不敢說話。

「算賬?找誰算賬?找我們算賬?」

幾個穿着考究絲綢的公子哥走了過來,把劉荼團團圍住。

「呦呦呦,這位就是劉先生?傳道授業解惑的劉先生?敢問劉先生是何功名?就敢在這沂縣開辦學堂?」

為首說話的,是宋家青年,全沂縣都知道,宋明喜歡那縣令家的小女兒司徒玥,但是司徒玥卻被許給了趙庭。

幾人的身後,還有幾十名學堂里的學生,正是劉荼選出的幾十個排長。

「呦呦呦,下賤的泥腿子們都來看看你們的老師,看看他這狼狽的樣子,你們也想讀書?你們也配讀書?叫你們過來,就是讓你們認清楚自己是什麼貨色,哈哈哈哈。」

宋明扭過頭去叫囂,表情囂張至極,他看出劉荼沒有功名在身,大燕朝規定,秀才及以上有功名在身的人,可以穿絲綢錦緞,平民才會穿劉荼身上這種布衣,而平民得罪有功名的秀才,十個腦袋也不夠砍。

劉荼沒有跟幾人廢話,他先是看了看唯唯諾諾的學生,嘆了口氣,隨後對着宋明就是結結實實的一腳,這一腳,直接把宋明踹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不省人事。

周圍幾個秀才哪見過這陣仗,嚇得想逃,卻被劉荼一把一個,抓過來就是一頓暴打。

「讀書人是吧?秀才是吧?考取功名?就是為了讓你們欺辱百姓?下賤?你們才下賤!」

看着一旁還是唯唯諾諾的學生,劉荼衝著他們說。

「這些日子淺顯的教了你們拼音和一些字,倒是沒有教過你們什麼道理,今天,先教第一個。」

「做人,要頂天立地,天不怕地不怕,要尊師重道,要團結一致,唯唯諾諾,被人罵到頭上都不敢還嘴,還讀什麼書,跟着你們的父輩,種一輩子地得了!」

那些學生愣了愣,他們從小便生活在禮法森嚴階級明確的社會,哪裡能懂這些道理?不過其中的趙熊貨倒是反應大了起來,他突然跑到那幾個被打的叫苦連天的秀才面前。

「俺才不是下賤的泥腿子!」

說完,一口唾沫吐了上去。

有人打樣,剩下的幾十個學生也是有樣學樣,對着這群學子狂吐唾沫。

劉荼一開始還津津有味的看着,後面是越看越噁心,只能叫停。

「你們回去聯繫好各自排里的成員,害怕不願意來的,我不強求,去找賬房結算,還願意繼續學的,明日來草場,我教你們讀書寫字。」

學生們這才停下對幾個秀才的折磨,一個個冷靜下來,卻又害怕的不行,畢竟眼前被他們吐唾沫的可是秀才老爺,很快就都跑遠了。

劉荼也沒有理會這些秀才在地上鬼哭狼嚎,滿地打滾,今天是趙庭成親的日子,既然學堂這邊出了狀況,那還是早點回去的好。

想到這裡,劉荼轉身走回趙府,剛好看到趙庭昂首挺胸的騎着馬往回走,後面跟着一長串的樂隊,敲鑼打鼓吹嗩吶,浩浩蕩蕩好不威風,而新娘的轎子就在隊伍中間,周圍是幾個穿着紅色衣服的力士又蹦又跳。

劉荼跟着這熱鬧的隊伍一起進了趙府,這拜堂成親的環節劉荼原本沒打算參加,可是被那幾個秀才搗亂後,倒是有時間來看這熱鬧。

新娘從轎子里一下來,雖然矇著臉,但是婀娜的身段卻是藏不住的,劉荼誇一聲趙庭好福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