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寡人》[第一寡人] - 第3章 皇商和教書

劉荼就這麼在趙家村住下了,趙老員外甚至安排了幾個丫鬟照顧他的起居,趙熙回到趙家村後也開始忙碌起來,他要成家了。

對方是縣令的小女兒,年方二八年紀,碧玉年華,也是鄉下粗人說的破瓜年華,劉荼對此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在他看來,十六歲的孩子太小了,在他的記憶中,這種年紀的姑娘還在奮筆疾書備戰人生中的第一道大坎,如今在這大燕卻屬於晚出嫁的姑娘。

婚期定的很緊,自趙庭回來,到三書六聘,再到定下婚期,不過十來天,趙老太爺似乎是急着抱孫子,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那縣令也是個尸位素餐的老東西,這輩子最愛的便是金銀珠寶,看到趙老員外下的聘禮眼珠子都直了,二話不說就把女兒嫁了出去。

「快要成親了,感覺如何?是不是有一種豐收的喜悅?那小娘皮長得怎麼樣?合不合你心意?」

整日在房間內寫寫畫畫,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的劉荼才走出房間,就遇到了準新郎官趙庭,看着趙庭臉色漲紅,支支吾吾不知如何開口的樣子,劉荼被逗得哈哈大笑。

「劉兄,雖然下了聘禮,但是我還沒見過那縣令家的小女兒,不過聽說媒的講,是個白白凈凈的好姑娘,倒是劉兄你,難道就沒有成家的念頭?你家裡難道沒有給你張羅?」

劉荼聽到這裡微微一愣,他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似乎是一個棄嬰,被丟到了道觀里,被老道士撫養長大,後來道觀不知怎的遭遇了劫匪,老道士和原主人都死了,劉荼卻是在這身體上醒了,醒來就看到自己的肚子在流血,劇烈的疼痛讓劉荼差點暈過去,如果不是懂得一點急救手段,剛剛重生就又嗝屁了。

「成家?如果是單純為了**,那倒是有可能,可是你想讓我喜歡上這天下的女子,怕是難了,我最討厭嬌柔做作,不諳世事的小姐了,窮人家的閨女為了活下去又生的一手老繭,那皮膚一個比一個粗糙,沾點顏料都成了崑崙奴,讓人提不起來胃口。」

趙庭聽得好笑,自己這位劉兄的想法總是如此的與眾不同,哪有這般腹誹女子像崑崙奴的,要讓那些可憐的姑娘們聽到,怕是要哭斷腸了。

被劉荼這麼一說,心情好轉了許多的趙庭起身離開,劉荼房內鬼畫符一樣的草稿他是真的看不明白,不過他倒是繼承了他趙家的優良基因,看不懂就不琢磨了。

劉荼等趙熙走後便關上了房間的門,他面前堆了一大片的草稿,全都是用鬼畫符一般的簡體字撰寫的。

「漢高祖劉邦斬白蛇起義,陳勝吳廣鯉魚肚裏藏紙條,李世民出生天降祥瑞,嘖嘖,這種最蠢最無聊的辦法居然是最有效的,到底該編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

劉荼皺着眉頭,塞了一把炒熟的豆子進嘴,一邊嚼一邊改改寫寫,突然打了一個激靈,看向了手中的豆子,隨後狠狠地一拍腦袋。

「我怎麼早沒想到呢?笨死我得了,這麼簡單的辦法都沒想到,嘿嘿,這大燕朝可沒有白蓮教吧?我這可不算侵權咯。」

隨後,他拿起這些天寫的稿紙,一股腦全都丟在了火爐里,火光映襯的他的臉,已經看不出任何情緒。

縣令府上。

這幾日的縣令府也是一副喜氣洋洋的景象,縣令小女兒和趙家大婚的事情一整個沂縣都傳遍了,縣令司徒承把公務都交給了師爺,安心在家裡安排女兒的婚事。

「玥兒,這趙庭人雖然長得普通了一些,可文章句讀皆是不錯,如今大燕風雨飄搖,這種有錢有才的公子哥,委實是良配。」

留着六字胡的縣令正苦口婆心的安慰自家閨女,這司徒玥自幼溫順懂事,最近卻因為這樁婚事一直在跟縣令鬧脾氣。

「爹爹,女兒知道這婚姻大事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這位趙公子,女兒連見都沒見過一面,更不知人品如何,聽到的也大多是三年前的傳聞…」

女子聲音十分甜美,吐氣如蘭,近些看,長着一張漂亮的鵝蛋臉,兩個眼睛撲閃着,靈動可愛,小巧的鼻子和嘴唇,雖不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倒也有小家碧玉的味道。

縣令自知理虧,這趙家公子的婚事卻是定的倉促了些,但是想到自己收到的朝廷密信,狠狠心咬咬牙。

「其他的事爹可以讓你胡鬧,但是和趙家的婚事,不容你有半分意見,日後你自然知道爹為何這樣做,你只需要準備好嫁到趙家,做好你的大少奶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