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寡人》[第一寡人] - 第1章 金陵城下

金陵城,大燕朝最為雄偉壯麗的中心城市,也是大燕的都城,關於這座城市的繁華,有前朝詩人寫的一首《入朝曲》佐證。

「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帶綠水,迢遞起朱樓。」

這首詩寫盡了金陵繁華和士子嚮往,常常被當今的文壇士子用來激勵自己,幻想着有一日也能在朝中「起紅樓」。

就是這麼一座擁有着悠久歷史和強大底蘊的城市,今日卻不復往日的繁華,反倒是有些死氣沉沉,宏偉的城牆下,大燕朝皇帝陛下和文武百官皆是面帶驚懼,如喪家之犬一般乘坐着馬車,拉着數不盡的金銀珠寶向南逃命。

大燕朝二百六十八年,大燕在和北莽的大戰中慘敗,北莽朝過了膠東直奔金陵,長江天險已經難以阻擋北莽來勢洶洶,燕哀帝李成業倉皇出逃,此時這一幕就發生在四個年輕人面前。

少年郎此時正是意氣風發的年紀,看到如此山河破碎的景象,其中一壯漢恨不得立刻穿上甲胄,奔赴前線和那北莽蠻夷拼個你死我活。

「你想去送死沒人攔着你,最多三天,北莽蠻子就能攻入金陵,燒殺搶掠,然後揚長而去。

到時候你自然可以傲然的立於牆頭,做那蓋世的大英豪,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有人為你開書列傳,嘖嘖,到時候你王龍虎可了不得,成了咱大燕的脊樑了。」

四個年輕人就站在南京城外的一座亭子里,從左到右依次排開,為首一人是一個穿着髒兮兮道袍的年輕人,小小的眼睛,薄薄的嘴唇,生的是極其刻薄陰險,用一個破舊的道冠擋住自己的小半張臉,站的比其他人略微向外一些。

第二個人也就是剛剛出聲譏諷壯漢的人,這人身高六尺,相貌英俊,手中握着一把羽扇,看上去風度翩翩,像極了書香門第的公子哥。

第三人倒是這群人當中最沒有特點的一個,相貌平平,氣質平平,身高也平平,看上去就像一個路人,丟在人群中找都找不到。

第四人就是那情緒激動的壯漢了,壯漢身高比那公子哥還要高上幾分,一身結實的肌肉,胳膊比別人大腿還要粗上幾分,背上背着一把黑色的大戟,鬍鬚濃密,凶神惡煞。

「留下來就留下來,俺王龍虎倒要看看,那北莽蠻夷是不是真的都有三頭六臂,讓大燕朝這群尸位素餐的廢物百戰百敗,俺到時候要親手擰下那勞什子北莽大將孫鍾凌的狗頭,拿他祭奠大燕朝的將士!」

壯漢王龍虎咧了咧嘴,一隻手握住了背上的大戟,眼神中滿是憤慨。

「好啊好啊,那到時候我親自給你著書,別說那孫鍾凌,你能把一個北莽校尉的頭擰下來,我都要寫上一部王龍虎傳,留給後人瞻仰,能讓我劉書曉親自著書,你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劉書曉,大燕朝赫赫有名的奇葩,連中三元後辭官回家,自稱是看倦了朝堂的雞鳴狗盜,尸位素餐,一句話得罪了無數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後來不知怎的成了太子的幕僚,原本應該跟着太子的車隊離開金陵,今日不知怎的卻來到了這亭子里。

「都消停點吧,依我看,這大燕氣數已盡,神仙難救,天下又要亂起來了。」

站在左邊順位第一人的道士揉了揉眼睛,他一張口,那鬥嘴的兩人立刻都安靜了下來。

「書曉你此次南下,切記,老皇帝時日不多了,太子也是短命相,如果那事真的發生,一定要把我交代的事做好,不能出一絲一毫的紕漏,否則。」

劉書曉聽到這話身體顫了顫,恭恭敬敬的作了個揖,不敢多說什麼。

「至於龍虎,驍勇有餘,心力不足,去百越之地吧,投身行伍,只要不死,十五年,你可統帥三軍誅滅南蠻北莽。」

王龍虎咧個大嘴正要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