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 第9章 要什麼喜歡什麼隨便刷

沒事?
要不是她機智,靈活,從陽台爬到她房間出來,現在,她便躺在自己的卧室,沒準已經被蛇咬得毒發身亡了,
聽她這麼輕描淡寫,黎九心底的怒意翻湧,拉住她的手腕,往回一扯,揚手「啪。」
地一聲,就甩了一個耳光。
「既是寵物,那就給我好好的關好了。
你既然喜歡,我就在送你幾百條這樣的,放在你房間怎麼樣?」
黎彎彎被她打得有些蒙。
她痛恨地捂住發疼的臉,憤恨地咬住了下唇,前兩天這個賤人打了她一巴掌,今天居然又敢打她一巴掌。
不就是放了幾條蛇嗎?
又沒有咬死她。
她剁了一下腳,哭着對黎許傑道,「爸,您看她……你要給我做主啊!」
黎許傑的心當場就疼了起來,冷瞪着黎九,怒斥道,「黎九,你也太不像話了。
做妹妹的,居然沒有一點做妹妹的樣子。
彎彎說的沒有錯,你也不是活得好好的嗎?
要出事早就出事了,你幹什麼那麼心胸狹隘?」
看吧,這便是她的家。
黎九看着黎許傑那張對她充滿不悅的臉,身體的溫度漸漸冷卻。
她轉身走到卧室,看着被她用被單套住了蛇,二話不說,提起被單直接丟在沙發下。
那蛇咻地一下,亂竄了起來。
「啊!」
黎彎彎跟林淺秋失控尖叫,嚇得大跳,特別是林淺秋從沙發起來的那一刻,不幸滾落在地,摔了個狗啃屎。
黎許傑臉色難看,「黎九,你這是幹什麼?」
黎九譏諷地勾了唇,「爸,你都說了要出事早就出事了,既然你認為跟它共處相安無事,那我自然把他放出來,跟大家一起作伴啊……」
她微笑地看着躲得老遠的黎彎彎,「這不是你養的寵物嗎?
你怕什麼?」
黎彎彎被她堵得啞口無言,她一跺腳,「爸,你看她……」
黎許傑也被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彎彎,這次你也太胡鬧了。」
「爸……」黎彎彎委屈地咬住了紅唇,突然那遊動的蛇往她所在撲了過來,她嚇得花容失色,邊退邊失控地叫道,「啊……爸……快叫人抓蛇,快叫人來抓蛇啊……」
黎家亂得不可開交。
黎九在酒店開了間房。
因為受到蛇的驚嚇,一整晚她都沒怎麼休息好。
第二天,她趕到民政局門口的時候,已經遲到了整整半個小時。
那一襲黑色西裝革履的俊朗男人,正慵懶地倚在黑色豐田車上,姿態優美地吸着煙。
白霧籠罩在他身邊,更憑添了幾分成熟穩重的氣息,引得不少年輕貌美的女孩側目觀看。
他身邊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