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 第5章 不知道倒了幾輩子血霉


一樓大廳,黎許傑滿含歉意的聲音還在繼續,「非常抱歉,齊先生,齊太太,剛才的事要是你們不介意……我……」眼角餘光,一個欣長挺拔的偉岸男人抱着一位渾身是血的女人直徑下樓,急促地往大廳外走去,黎許傑臉上霎時一變,「黎九……齊少……這是怎麼了?」
齊北晏沒有理會他,直接對着站在不遠處的傭人吩咐,「安嫂,打電話給林醫生,叫他去醫院。」

時間轉眼即逝,很快就到了中午。
VIP病房,一位穿着大白褂的年輕男人推門而出。
轉頭,醫院長廊處,穿着意大利手工定製西裝的矜貴男人慵懶地坐在椅子上,雙腿優雅地交疊在一起,目光莫測幽邃地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他低嗤一聲,「這黎九喜歡上你,也不知道倒了幾輩子的血霉,每一次跟你在一起,不是傷就是病的,我說,現在的女人是不是都有被虐的癥狀?
嗯?」
齊北晏神色微微恍惚,每次,她跟他在一起,都會受傷?
細想好像的確如此。
無視他的冷嘲熱諷,他沉聲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剛才給她檢查過了,沒什麼大礙,休息段時間就好了,倒是你,颳得什麼風?
居然親自把這女人送我這裡來了?」
薄旭堯慵懶地倚在旁邊牆壁上,「你不知道我很忙?
這些閑雜人等,今後還是能免則免。」
他之所以說這些話是因為斷定齊北晏即便跟黎九訂婚了,他也不會跟她結婚,要不然這兩人早就在一起了。
沒想,他話才剛落地,那低醇富有磁性的嗓音不緊不慢地傳了過來,「她不是閑雜人,她是我今後的太太,黎九。」
薄旭堯訝異地挑起了眉,險些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聽,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面前的男人已經站起身,推門走進了隔壁的病房。
病房內,那單薄纖細的女子正躺在白色病床上。
她睜着澄澈的眼睛,目光空茫地看向白色天花板,臉上沒有任何多餘情緒。
齊北晏暗了眼眸。
以往,他跟黎九獨處的時候,向來都是她主動找話題,她這一安靜,他到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沉浸片刻,他開口,「醫生說,不會留疤,你別擔心。」
黎九沒出聲。
反倒是聽到黎九出車禍,趕到醫院,推門而入的黎彎彎不悅地開口了,「黎九,北宴哥跟你說話呢!
你啞巴了?
!」
黎九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