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 第4章 睡到了玻璃上

齊北晏輕掀起了眼皮,深邃莫測的眼眸漫不經心地睨着那低着頭,一直不吭聲的女人。

齊家長輩齊聲遠沒出聲,反倒是賴曉梅輕蔑地開了口,「黎先生,難道你以為我們齊家是什麼阿貓啊狗都能夠隨便嫁進來的不成?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名門淑女排隊想要嫁到我們家了,你以為你是誰?」

娶黎九,本來就是黎家高攀他們齊家了,要不是齊聲遠非要她兒子娶她為妻,這A市這麼多名門淑女,又怎麼會輪得到她?
看在黎九心底善良,一股腦的對她兒子好,她也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現在是怎麼樣?
她們都還沒有嫌棄她,她還主動退婚了?
這要是傳出去,她兒子被人退婚,他們這齊家的面子往哪放?
越想,她心中的怒火更甚,「你想退婚就退婚,你想結婚就結婚?」

「不不不。
齊太太,您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黎許傑面上慌了慌,「畢竟這件事是我們有錯在先,我只是小小的建議一下而已,若是你不願意,就當我沒有提過。」

齊聲遠目光幽邃地看向黎九,「小九,這也是你的想法嗎?」

一直低頭沉默不語的黎九,緊攥住的指尖緊了一下,即便沒有抬眼,她依舊能感覺得到最左邊散發出來的強大壓迫感,那是來源於齊北晏的位置。

她努力忽視心底的異樣,「是的。
這些天,黎九想了很久,我與齊少地位懸殊太大,實在配不上齊少,齊少應該是值得更好的女人陪在他身邊才對。」

齊聲遠聲音沉穩道,「北宴,你怎麼樣?」

「我不同意。」
男人落出極輕地兩個字。

黎九呼吸猛地一滯。

「北晏。」
賴曉梅失控地叫了一聲,「你在說些什麼?
你不是一直對這樁婚事很反……」感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說出口,男人刷地一下站起身,骨節分明的大手一把拉住黎九的手腕,大步往二樓的卧室走去。

黎九臉色驚變,失控道,「齊北晏,你幹什麼?」

粗暴地將女人帶上二樓,一腳踹開門,齊北晏大手用力一甩,黎九跌倒在床上,她憤怒地抬起眼。

「幹什麼?」
男人俊朗的臉泛出冷澤的光芒。
他大步上前,傾身壓下,雙手禁錮在她左右兩側,吐字如冰,「怎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