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 第2章 瘋狂的一夜(2)

經聽不清了,他攥住她胡亂揮舞的雙手,舉過她的頭頂。
劇痛鑽心,黎九疼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男人身軀緊繃了一下,理智恢復少許,他喘息了一聲,低下頭。

黎九屈辱地閉着眼睛,眼角的淚水怎麼也止不住。

又疼,心底又覺得無限委屈。

男人低聲安撫,「放輕鬆。」

深夜,旁邊男人傳來沉穩平緩的呼吸聲,黎九眼睛哭得紅腫,淚水也已經流幹了。

她目光空茫地望着上方天花板,不知待了多久,直到恢復少許知覺,才掀開被子,艱難地站起身,有些顫抖地穿起裙子,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回到黎家,已經是凌晨。
大廳內的燈依舊亮着。
大廳內,黎許傑,林淺秋跟沾親帶故的三姑六婆都坐在沙發上。

黎九還沒有踏入大廳,就聽見林淺秋的聲音傳了過來,「老公,你也別太生氣,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能有什麼誤會啊!
媽,人家蕭董在報紙上都說了,是黎九借送資料的噱頭將他約到酒店房間,想勾.引人家的。
她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貨色。」

黎彎彎有些輕蔑道,「人家蕭總沒看上她,居然惱羞成怒,踹人家,想要廢了人家,簡直就是不知羞恥。
爸,蕭董是我們家的大股東,這次得罪了他,指不定給我們家帶來多大損失呢。」

呵。
明明是她們想要毀了她的清白,還倒打一耙?

黎九走進去,揚手啪地一聲,直接對着黎彎彎甩了她一個耳光,下手快准狠。

黎彎彎被打得楞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

「你敢打我?」
她捂住受傷的半張臉,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反手就是一巴掌。
黎九攥住她的手,聲音遽然一冷,「說,什麼叫做我勾.引了蕭總,因為沒得手,所以想要廢了他?」

「難道不是嗎?
!」
黎彎彎很不得把她戳出一個血洞來,「人家報紙頭條都寫得清清楚楚了,你心裏就沒有一點數嗎?
!」

只要一想到,她精心策划了這麼久,居然被這個小賤人逃過一劫。
這個小賤人還敢打她耳光,她就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黎九,要是我沒有記錯,你現在跟齊家有婚約對吧?
這種不要臉的事都做得出,你還知不知道羞恥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