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 第2章 瘋狂的一夜

渾身的血液直往頭頂上灌,她身子微軟,連站都險些站不穩。

窗帘隨風一盪,黎九看進去。

一位衣襟微亂的女人慌亂地捂好自己的裙子,跑出了門外。

而那熟悉英俊的男人臉龐泛出一絲蒼白,跌跌撞撞地往陽台旁的浴室走來。

黎九心神微凜,正準備躲起來,在轉身的那一刻,砰地一聲,不小心撞倒了擺放在地上的花瓶。

「誰?」
男人一聲低斥,黎九心簡直提到了嗓子眼,陽台就只有幾個盆栽無處可躲,她焦慮地正打算爬欄杆去隔壁的套房,一隻冰冷修長的大手猛地拽住她的手腕,往裡一拉。

她被迫轉過身,猝不及防對上了男人晦暗不明的視線。

「黎九。」
沉下來的夜色中,男人極輕地略有些猶豫地吐出兩個字。

黎九下意識地就想逃離,「不好意思,你認錯了人。」

不知道怎麼解釋她無緣無故無故出現在這裡,她抿了一下唇,繼續道,「我是修水管的,很抱歉給你惹了麻煩。
我這就走。」

她抬腳往屋外走,男人穩穩地抓住她手腕。

意識開始渙散,齊北晏輕搖了一下頭。

他看着面前有些惶恐不安的女人,心底那個答案很快也跟着否認了。
或許這個女人只是長得跟黎九有些像罷了。
要是黎九,依她那性子,恐怕恨不得時刻粘在他身邊,又怎麼會露出這個反應?

體內難以抑制的火越來越高,看來,那背後的人藥量下得不少,他唇瓣譏諷地挑了一下。
比起之前那個女人,這個女人倒是順眼不少,他嗓音低沉,「多少錢一晚?」

黎九微怔,以為他說的是修水管,下意識就答,「三百塊。」

男人眼眸晦暗,「我給你五百萬。」

黎九隱約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還沒有反應過來,忽的,她整個人被打橫抱起,男人抱着她直接往裏面走去,心跳在那一瞬幾乎失重,「啊,你幹什麼?」

她激烈地掙扎着,砰地一聲,男人重重地把她丟在床上,黎九掙扎着想要爬起身,陰影籠罩而下,男人高大如山般的身軀直徑壓了下來,黎九拚命地揮打着,卻因為感冒的緣故,聲音有些虛弱無力,「齊北晏,你個混蛋,你快放開我。」

男人的理智幾乎在情準備的唆使下摧毀,她說些着,他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