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 第1章 她不想在堅持下去了(2)

以已故齊太太的名諱葬在齊園,三天後,齊北晏自斃而亡。

夜色漆黑似墨,黎九再度醒來的時候,就感覺渾身酸痛的厲害。

死了不是早就沒有痛覺了嗎?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光着膀子壓了下來,看她睜眼,猥瑣地笑道,「醒了好呀!
老子最不喜歡玩的就是死人了。」

是蕭總。
黎九渾身的血液一滯。
還沒有從震驚中醒過神,他把手伸向了她。

「啊!」
黎九尖叫失控,六年前,她剛跟齊北晏訂下婚約,發高燒的她被繼母林淺秋跟同父異母的二姐黎彎彎設計送到他床上,那個時候,她不僅險些被他……還被趕來的記者拍下了那難堪的一幕。

蕭總反打一耙說是她主動,從此,她跟齊北晏的婚事取消了不說,還成為了整個A市的笑話。
如今,還是一樣的話,一樣的熟悉布局……

即便她不想相信,也不得不相信,她回到了六年前,六年前身敗名裂前的那一晚。
恐懼從心尖泛起。
不能,即便她不想再跟齊北晏有瓜葛,今天,她絕對不能再讓歷史重演了。
黎九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抬腳狠狠地往他下面一踹。

「啊!」
蕭總捂住下半身慘叫一聲。

他揚手就往她臉上扇去,黎九卻快她一步,一腳就把他踹下床。
噗通地一聲,蕭總跌在地上摔了個狗啃屎。

就趁這個時刻,黎九強撐起不適的身子,拔腿就往門外跑去,還沒有拉開門,一大堆記者出了電梯蜂蛹而來,她心跳在那一瞬險些失重。

還是……沒辦法避免嗎?

黎九關上門,虛弱的身子背靠着門,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

她左右環顧一眼,蕭總倒在地上捂住下半身哇哇大叫。
門外傳來叮地一聲,像是有人在刷卡開門。
她呼吸一滯,幾乎是沒有猶豫地跑到洗手間,反鎖住門,打開玻璃窗,順着鋼管就爬了出去……

爬到隔壁套房的陽台,窗戶沒關,冰涼的寒風從下面直往上面灌。

黎九雙腿有些發軟。

她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聽着那吵吵鬧鬧的聲音越逼越近,索性直接爬進了隔壁房間的陽台。

「滾。」
男人一聲低斥。

「砰!」
有什麼東西重重被甩在地上。

隔得老遠,黎九還聽到了那傳來的墜地沉悶聲響。

她身子猛地一僵。

這聲音是……

齊北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