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 第10章 他是個居家的好男人?

黎九一怔,推開,「這個我不能收。」
男人將卡放入她掌心,「不管你存了什麼心思跟我結婚。
既然戶口本上已經改成了許太太,我就沒有讓女人付錢的道理。」
黎九心中有些慌,「我……」
「嘟嘟嘟!」
男人放在兜里的手機響起,他食指放在唇邊做了一個噓字,然後,優雅地掏出了手機,滑動屏幕,接通了電話,「喂?」
轉身走下了階梯。
黎九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門的盡頭,低頭看着手中那張黑色的卡,沉默了一小會兒,轉身進了卧室。
從黎家離開之後,她就沒什麼回去了,自然也沒有什麼行李。
黎九約了陳忻妍去外面逛街,買了幾套換洗的衣服,兩人說說笑笑正打算走出商場。
陳忻妍突然拉了一下她臂彎,激動道,「九九,快看快看,那個人是不是冷少恆啊?
!」
想到上輩子抱着她屍體哭得撕心裂肺的男人,黎九心刺痛了一下,順着她的視線望過去,商場的一樓大廳,穿着黑色西裝革履的倨傲男人,帶着墨鏡,在眾人的擁護之下走進,氣場強大,讓人忍不住望而生畏。
上輩子跟冷少恆的初遇也是在商場,那個時候,她被冤枉偷東西,冷少恆出現幫了她,也就是那一次,開始了一生的孽緣。
她現在只想過平凡的生活。
無論是齊北晏還是冷少恆她都不想在遇見。
黎九收回視線,柔聲道,「我們走吧。」
兩人擦肩而過。
時間飛逝,轉眼便過去了三天。
是夜,黎九依照往常一樣泡麵。
這次,她特地跑到超市去買了兩根火腿滷蛋。
她利索地沖完涼,面已經泡好,正打算吃。
咔嚓地一聲,門被打開。
她身體緊繃了一下,從餐桌上抬起臉,就看見那英俊熟悉的男人拉着一個行李箱走了進來。
雖然她已經跟許嶼嘉結婚了。
但是,嚴格意義來說,兩人頂多也就是見過兩次面而已,並不熟。
黎九站起身,有些無措,「你回來了?」
男人輕輕嗯了一聲。
他微俯低身,在門口換上舒適的拖鞋,轉過身,看到擺在餐桌上的泡麵,好看的眉頭幾不可覺地皺了一下,「你就吃這個?」
視線又落在那堆積如山的泡麵,「這幾天你都吃這個?」
「中午的時候,在公司吃外賣。
嗯,我不會做飯,剛好這泡麵簡單易操作,所以我就……」黎九抿了一下唇,雖然聽出了他語氣中的嫌棄意味,但還是試探性地禮貌性地問了一句,「你吃飯了嗎?

猜你喜歡